費用增減扣 饒益納稅人

2018.11.12


是時候對下一年度預算案作江山指點的恣態了。會計師手中無槍,做不了「亂世英雄」的「草頭王」。但也不妨「拿起筆,作投槍」,做得幾多得幾多,也不枉社會人士對我們這個專業寄予的期望。


今年政府的財政儲備空前地高。為人詬病的「守財」財政司也換了人了。理應可以「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多聽民意,作出一些前所未有,可被視為紓解民困的新措施。


各路英雄自然各有各講。筆者仍本着一向提出過的數點,不避裝新酒於舊瓶之譏,好歹也可望為一些可取得利益者發一發言。


第一樣,是「小額錢債審裁處」可為中小商人服務的申索。


此處可為債權人追索:債務追討、服務費的追討、涉及財物損毀的申索、涉及已售貨物的申索以及消費者提出的各種申索。


可是能獲此處受理的債項只是上限為五萬元。若總債項超於此數者,超出部分不受此條例保障。處方提供的pamphlet顯示,債權人「可以放棄超額部分,以便提出一項五萬元以內的申索」。


這條例成立於1976年,已有40多年了未有改過。當年的五萬元與現在的五萬元怎可比較?


1976年,筆者受聘於元朗錦繡花園。當年一個850型單位售價港幣十萬元。換言之,五萬元可買半間屋。即是說自付五萬元,再加貸款五萬元,便可成為其業主了。此類單位的現價,約達八百多萬元。


如某君有債項五萬元,多年追討仍無進展。今日負債者良心發現,一筆過付還了。此君拿着這五萬元可有啼笑皆非之感!


Pamphlet說此處是屬法庭機制。40年前法官之薪酬與今日相比是個什麼數?若要自付盈虧,相信此處早便收工了。把上限提高吧。否則也是「無為有處有還無」。


第二樣是僱員醫藥費可予扣稅。聞說明年會有醫療保險可扣薪俸稅的新猶。但不是人人皆可享用的。


某君之太座及兒子可享其僱主為他們買的保險。但此君一支公,搭買一個專業團體為其會員提供的Group Policy。當其年齡超過65歲的時候,即被保險公司鏟走。若仍想受保,保險公司會建議他自組公司,聘請最低限度三個人,才可成為一個合同。換言之要講大話才可受保。


今日香港的醫療費用貴到離譜。看一回專科醫生動輒幾千元!如不能為此取得稅務扣減,是令人難以理解的。


薪俸稅支付者不言而喻是納稅人。有病延醫并把醫藥費作稅前扣減是十分自然的。符合稅例第16條之義。納稅人健康欠佳,無力可出,安能賺錢?既然賺不了錢,又可來稅負?醫好病,為的是要重獲收益,多賺應納稅所得也。


第三樣是物業收入的稅前扣減。


根據稅局在網上披露的資料,業主可獲得的扣減是:「繳付的差餉、不能追回的租金以及修茸及支出的標準免稅額」。此額約是租金收入的20%。


以今日的市情,修茸及支出的標準免稅額只佔租金收入的20%是否足夠很難說。試看找個開鎖佬開開門,報價三百元,還要說開到開唔到也要付。搞水電的也一樣。入屋看一次,不需更換或安裝,摸摸也要五百元。


筆者覺得最難接受的是管理費和經紀佣金不獲稅前扣減。此費是業主支付的。用那門子的會計理論來針對也是屬於直接成本之一。管理費高,反映管理高等,豪宅之屬也。其低,則是法團孤寒,不知maintenance之要。他日會導致住客厭惡,不受租務市場之歡迎。無租客,即無收入。那來納稅的revenue?


以置富花園為例,一個四百來呎的單位月租是一萬五千元左右。管理費每月一千多元。全年管理費接近月租金的九成。業主為了保持物業的歷久常新,無不組織法團「時時勤拂拭」,頻頻開會費盡腦筋搞好管理。


所以,管理費是不能逃避的直接成本。不獲扣減,有違稅例第16條之義也。經紀佣金,不扣減難道是因為「莫須有」?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