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改革八大疑問

2005.07.03


民政事務局在五月向立法會提交「改革賽馬博彩稅制度的建議」文件。文件指出,馬會面對由非法莊家和離岸莊家帶來的競爭,有需要改革賽馬博彩稅制度和監管機制;主要建議:


1. 把賽馬博彩稅由以投注額作為徵稅基礎,改為以毛利作為基礎,並採用累進稅制;

2. 馬會保證最初四年繳交每年不少於80億元博彩稅;

3. 增加五個賽馬日;

4. 擴大足獎會職權範圍至監管賽馬博彩。就這些建議,民建聯有下列若干疑問。


疑問


一. 非法莊家是否真的在港採用民政局所列的手法招攬顧客?


民政事務局的文件指出(第 7段),「非法莊家透過一系列推廣途徑招徠顧客,包括由服務提供者以網絡模式在不同的娛樂場所為賭客提供個人化的賭博服務、在報章上刊登他們所提供的賠率、印制賽馬貼士報刊和書籍、設立網站以及郵遞直銷等。」

就非法莊家在報章上刊登賠率一事,我們觀察到目前香港報章所刊載的,只是馬會發出的賠率或「隔夜賠率」,並沒有刊載「地下賠率」。賽馬貼士報刊和書籍目前所刊載的資訊,也不是來自非法莊家。如果報章刊載非法莊家提供的賠率,為何當局不採取行動取締?


究竟民政局所列出的情況是否全部屬實?若有非法莊家採用網絡模式提供個人化服務,請政府進一步提供有關招攬顧客的材料和資料。


二. 賽馬投注額下降,是否全然歸咎於非法賭博?


馬會的年報也指出(78頁),其實有多項的因素導致投注額下降,包括經濟不景,令市民縮減賽馬投注開支;顧客改變了生活方式和嗜好,轉而參與其他消閒活動,或到他們認為物價低於本港的鄰近市場消費。而非法博彩賠率較高,令賽馬產品定價欠缺競爭力,只是其中一項因素。另外,馬會過往亦承認,馬會開辦足智彩,會出現「波盤搶走馬盤」的情況;特別是足球博彩玩法簡單和直接,不似賽馬需要費煞思量去選擇;而賭波合法化後,投注者再不存在非法賭博的心理負擔。此外,離岸投注亦導致投注額下降。


既然非法賭博只是導致賽馬投注額下降的其中一個原因,那麼即使進行改變稅制等改革,是否真能挽回投注額,甚至回升至800億元的水平?


三. 非法賽馬博彩活動是否猖獗?非法投注額有否誇大其辭?


馬會主席夏佳理表示,非法賭博投注額估計高達500-600億港元;改革能為馬會取回30-40%市場佔有率;令馬會增加150-240億港元投注額,令投注額回復至800億元水平。但民政局文件顯示,警方從非法賽馬和足球博彩收受投注者所檢獲的賭款和投注單涉及款額,2001年為938萬元,2004年為1,970萬元。如果非法賭博投注額高達500-600億元,為何警方只破獲總值1,970萬元的非法賭博活動(只佔非法投注額的0.04%),到底是警方打擊非法賭博活動極不力,還是馬會誇大了非法賭博的投注額?


四. 馬會憑甚麼保證每年支付80億元博彩稅?


馬會保證在未來四年,每年支付不少於80億元的博彩稅,但這個稅款水平是建基於投注額不降反升、派彩和佣金比率不變的情況下,才能出現。而馬會只保證首四年每年80億元稅款,第三年仍有待檢討。可是,一連串改革是否真的如馬會所說,能使投注額回升,實屬疑問。


在新稅制下,假設2005年投注額沒有上升反而下降至611.23億元 ,扣去八成二派彩金額,即毛利有110億元;以72.5%稅率計算,估計有79.77億元。這僅僅能支付80億元稅款。如果投注額未如理想,在首四年繼續下降,那麼馬會從那兒支付該80億元?會否為了支付80億元而削減佣金或職員薪酬?


五. 馬會為支付博彩稅,會否削減對社會福利機構的資助?


由99/00年至今,馬會每年總捐獻額不斷下降,03/04年度,只撥出近10億元作為慈善公益捐獻,較99/00年減少了1億7100萬元。由於馬會向社會福利機構提供的捐獻,部分乃非經常開支,而馬會又要對政府承擔一個最少的博彩稅金額;當馬會財政緊拙時,馬會是否會因而減少對社會福利機構的資助,做成投注額、稅款和捐款「三輸」的局面?馬會能否向政府及公眾承諾在未來維持慈善公益資助每年至少10億元?


六. 如果改革目的是要有效打擊非法莊家,那麼為何不改善現行的足球博彩活動?


據電視台phone-in 節目所顯示,市民比較喜歡透過非法莊家下注足球賽事,其中一個原因是可就「讓球」下注,但足智彩卻不提供這個玩法。另外,馬會就球賽是否接受下注,有其選擇權,例如即使電視台直播某一場賽事,馬會亦可能不會接受公眾投注,令市民「有得睇、無得賭」。以上原因,促使市民轉向非法莊家下注。如果馬會舉辦足智彩的目的,一如當局以往宣稱的,是要把非法足球博彩活動納入合法途徑,那麼為何不提供靈活和多元化的玩法,滿足市民的需要?


七. 現行的足獎會有否專業判斷以監管賽馬博彩活動?


當局建議擴大足球博彩及獎券事務委員會(足獎會)的職權,包括監管賽馬博彩。但由於賽馬博彩活動涉及很多專業知識;若足獎會的職權範圍擴大至賽馬活動,足獎會的成員是否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去監管有關的活動?


八. 賽馬的改革方向為何不包括完善投注系統?


雖然馬會不斷推出新的投注方式,例如無線投注工具電訊運財寶、手機短訊投注服務等,但網上投注系統及電算機投注系統卻不時發生故障,影響市民投注。由於系統故障可導致投注額下降,馬會應保證投注系統運作暢順。另外,馬會近年舉辦了不少賽馬以外的活動,例如家庭賽馬同樂日等,方針似乎有所偏差。為何馬會把大量資源投放在其他開支上而不投放在改善電子投注系統上?


具體建議


1. 就是次改革,當局應諮詢市民及賽馬從業員的意見。

2. 要求政府就非法莊家和離岸莊家在港的宣傳活動,提供進一步資料,以證明當局所列舉的事件真實無誤。

3. 要求政府提供更詳細的非法賭博活動投注額的評估。

4. 要求馬會解釋如何在不影響其他服務情況下,每年繳交至少80億元博彩稅。

5. 馬會未來不應削減慈善款額,應保證每年提供至少10億元撥款。

6. 馬會應繼續控制成本,使總經營開支減少。

7. 完善投注系統,避免系統故障出現。

8. 給予接受投注的馬會職員適當和充足的培訓,以提高服務水平。

9. 若要擴大足獎會的職權範圍,應提升足獎會對博彩及投注的專業知識,包括使足獎會有足夠專業知識的人士參與。

10. 在足球博彩方面,馬會應提供多元化的玩法,例如「讓球」,使服務更能貼近市民的需求。


新聞查詢:蔡素玉 (7770 0683)、陳國華 (2243 2830)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