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好的時代 一國兩制,互諒共贏

2018.07.30


去年,在一個紀念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研討會上,我發言說:十年前,當我們慶祝回歸十周年的時候,香港社會洋溢著一片歡欣、樂觀的氣氛。當年三月,行政長官換屆選舉,曾蔭權成功連任,他本人和當年七月上台的第三屆政府都享有很高的民望;香港經濟已走出「沙士」侵襲期間的低谷,並且受惠於CEPA和「個人遊」,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


兩年前的政制改革雖然失敗,但沒有發生大規模抗爭行動,沒有在社會上造成嚴重對立,沒有損害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香港的政治氛圍令中央政府感到十分放心,以至在當年年底出乎港人意料地宣布,香港可以在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接著可以普選全體立法會議員。


誰知好景不常;過了不到一年,政治形勢便急轉直下:社會怨氣上升,政府民望下降。雖然2010年通過了政改方案,民主發展算是前進了一步,卻無助於扭轉政府的弱勢。2012年的行政長官選舉,醜聞不絕,惡鬥連場,建制陣營撕裂,社會大眾反感。


同年夏季,由學生發起的「反國教」示威,迫使剛上台的第四屆特區政府撤銷國民教育課。接著,由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方案爭議誘發的政治風波和社會衝突,相信大家記憶猶新,不用在這裏描述。它帶來的政治後果:「港獨」、「自決」、「DQ」、「全面管治權」等以前從未或極少聽到的詞彙,忽然流行起來,成為一些人支持和捍衛、另一些人反對和痛恨的東西;泛民主派作為獲得相當一部分港人支持的政治力量,與中央和特區政府的關係、與建制派陣營的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惡劣;年輕人對國家的認同感以及對「一國兩制」的信心,跌至回歸以來最低。香港回歸二十周年變成這個樣子,大概沒有人預見得到。


以上說的,是過去一段時間見到的消極現象。這些現象反映了甚麼問題呢——各方面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和期望有太大落差?「兩制」之間價值觀念的衝突正在加劇?港人不能適應香港和國家發生的重大變化?香港與內地融合的範圍和速度超出了香港社會的承受能力?特區政治體制在設計上存有缺陷?香港缺乏有能力解決各種矛盾的政治人才和管治人才?——或許所有這些都是實際存在的問題,而且還有其他。


可幸的是,即使發生了所有這些消極現象,香港在整體上依然稱得上「繁榮穩定」;中國國家領導人依然強調要確保「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變形、不走樣;大多數港人依然相信「一國兩制」是對香港最好的制度安排,反對「港獨」。或許還可以說,過去數年的折騰,令很多港人認識到,理性務實推進「一國兩制」,是保持香港繁榮穩定和維護港人權利自由的唯一途徑。


去年政府換屆,給特區帶來轉變的契機。一年來,特區的經濟、政治和社會都有朝著正確方向發展的跡象,這是十分可喜的、值得珍惜的。各方面都需要認真總結經驗教訓,以包容共濟取代敵我思維,以互諒共贏取代零和博弈。這樣,各種深層次矛盾才有機會得到解決,「一國兩制」才有機會「行穩致遠」。

刊於 am730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