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賬不改 劫數難逃

2013.08.24


何華真擅長為人改「花名」,例如「狼王、中環傻佬」等,閱之均令人會心微笑。


近來市面有不少關於上市公司做假賬和蠱惑賬的新聞,且讓筆者也說個「傻佬做傻賬」的故事。


此事發生在珠三角某地。主角是個自稱面矇心精卻其實是面精心矇的廠佬。


他為了實現做大做強的理想,得到當地政府的政策鼓勵,賣出了原來的簡陋廠房,另在當地購入了一塊比原來地皮大不只十倍的土地,建起一個十分耀眼的新廠房,差不多有半個葵涌貨櫃碼頭那麼大,且佈置十分專業。筆者曾帶香港的金融顧問去參觀,他們都說未見過這麼漂亮的廠房。


廠佬帶筆者到香港某上市公司的寫字樓與其財務部負責人見面。事先交給筆者一份會議記錄草稿,上面有幾條重要議案:第一,廠佬為撲水,向此公司轉讓了其公司的百分之四十股權,代價是港幣數千萬元;第二,此公司陸續向廠佬公司貸了近億元,以支持其廠房的早日建成;第三,廠佬公司向數家香港銀行借了數億元,由此公司擔保;第四,廠佬為安公司的心,以其手持的百分之六十股權作抵押,答應所有廠佬公司的借款皆可在三年內清還,否則他將以個人權益充還。


好像很平淡的條款,沒有什麼好評說的。但看其第一條的會計入賬方法,倒令筆者十分納悶:


上稱廠佬為撲水,向上市公司轉讓了其個人持有的於公司的百分之四十股權,代價是港幣數千萬元。為了杜絕廠佬藉機good水鬆人,雙方有協議規定這筆錢必須留在廠內應用。所以上市公司支付此數時,是把錢存入廠佬公司賬內的。入賬時卻又很奇怪,記成是上市公司對廠佬公司的股東貸款。想是入賬人見款是由上市公司直接打過來的,入賬憑證亦是如此顯示,還不是其股東貸款麼?


筆者覺得,此錢是廠佬向上市公司出售其個人股權所得的,應由他袋袋平安才對。依諾留在廠中應用,即是先由他放入私人荷包,然後再拿出來借給公司,故應是欠他的股東貸款,而不是欠上市公司的股東貸款。


雙方好像不明白兩者的分別以及其嚴重性。上市公司到廠協助工作的會計人員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也不知雙方老闆是何用意故不便表態。廠佬一邊則似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白身處弱勢自然慳得過便不做聲。暫時不想多多聲氣,先把廠房蓋好再講其他吧。


就是這樣,做當年年結時,所有文件都顯示:上市公司擁有了廠佬公司的四成權益,同時又有幾千萬的可收回股東貸款!


捱吓捱吓終於也捱不住了!銀行的貸款到期而償還無望,當然是上市公司上了身,廠佬的剩餘股權也成了上市公司的囊中物了。廠佬變了傻佬,他已一無所有!貪字可變貧,果然!


上市公司倒還好,它擁有了工廠的全部股權,等於擁有了這個美輪美奐的新型廠房。如果廠的生產能力沒有因為上層權力變動受影響的話,上市公司在此deal之中還應是化算的,因為此廠多年來全為歐美的名牌小電器貼牌生產,工藝不凡。


據聞上市公司最後安排廠佬出任其打工CEO,年薪數百萬,因為還要依賴其知識和技藝以及與當地政府的種種關係,好達至上下齊心為上市公司作出貢獻也。


筆者向來認為,公司會計人必須與公司負責人有個好的溝通渠道和方法,否則必然有手尾跟。


在此事例中,廠方會計負責人是廠佬之親戚。但因他比較怕事,或是在富親戚面前有自卑感,故不敢暢其言。明明看到入賬方法有問題,也不敢堅持提出改錯的意見。後來因過份投入太多資金,又怯於對方之財勢,遂成投鼠忌器之局。廠佬則是過份自信,拍心口以為三年還款有把握,而且新廠之地皮升值甚鉅,到時可以多多方法把股權取回來話咁易。毛主席說過:「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偏偏大家都不肯認真,還口口聲聲說「水至清則無魚」,寧願維持胡胡混混之狀,以為朦朦朧朧方有助作天花龍鳳之解說。


此事發生在七、八年前。最後結局如何不得而知。三、四年前廠佬的新任會計曾來電,說要換審計師,問筆者可有此意。筆者回說無時間做,推之惟恐不及也!


不久前與北方某公司之財務人員通話,告知其賬內有未盡完善之處,需其老闆簽回一些文件方算妥善。其人拒之,復有怨言。再三催之,最後竟回曰:「我只是個小財務,沒有機會接觸老闆提這些問題的…」。


初時懷疑她是「艇仔」公司之人故作此言?後來了解內地機構中確有此況。下面不敢直說,上面不耐煩聽,有事發生時只有推。按理下層人的機會成本較低,轉職罷了。上層人要換職則困難較大。要防之,應搞好上下溝通,把問題解決在前,自可免禍於後。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