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診認天使 唱曲可冶癌

2018.07.07


子曰:「仁者不憂,智者不惑,勇者不懼」。


香港一群乳癌病患者在艱苦治病之餘,還互相關心其同病者的康復和互勵鬥志。


六月十八日,她們在西灣河文娛中心精心策劃了一場演出,叫《粉紅粵韻傳愛心》。由患者或痊癒者擔綱主演。人頭湧湧,座無虛席。謹記之如下。


此會的正式名稱是:「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有海外分部。從活動中感覺到,乳癌患者自己歷盡艱辛,還千方百計想出方法去助人,除了配得上上引之聖賢之語外,還應多加一句「患者不畏」,才能襯出她們既是患者也是癒者的無比鬥志和毅力。


下一步,她們會推出免費「粉紅天使陪診服務」。陪同病者由家到院又由院到家,使其感覺到有人在全程關心她們。


據組織之熱心之士相告,她們為了激出同病者的鬥志,也為了直接間接地鍛鍊身體,組織了不少人自願自費地參加的唱粵曲活動。


未投身其事者可能并不知道,唱粵曲,除了要有好聲線外,也要有氣力才行,所謂「夠唔夠氣」是也。初唱時可能并無此認識,人唱佢唱,不走音,跟得上便屬有水平。


唱得多了,人人包括自己都有要求。那時便可說要「喺個皮」才好開口了。然而「唔夠氣」也不打緊,大名鼎鼎的小生王羅家寶在其自傳式的著作《平民老倌羅家寶》中便說有人窒他「唔夠氣」。他一手自創的膾炙人口的「蝦腔」也被貶為是掩飾他的「唔夠氣」特點而為的。


我已不是第一次去聽她們演唱。感覺是日有進步。「打」的不算,但「唱、做、唸」都與往年有所不同。今年可能是大家有信心了,據說排演操練落力,也不吝「腰頭錢」,請來的「棚面師父」也與往年的不一樣。


我雖是外行人,但只從好不好聽,悅不悅耳來作評論之基,掌板師父和二胡師父的投入和演出,令人印象難忘。掌板師父除了打叮板外,也兼顧鑼鼓,誠能人也。


另外,唱粵曲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最起碼合唱者和師父的配合就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沖涼房自唱者可比。即是說,唱者起碼是肯開口、肯群人、肯與人商議之人,不再是坐埋一二角,木口木面,只識怨天怨地者可比也。她們說藉着唱粵曲來鍛鍊身體,煥發精神面貌,信非虛語。


曾因事在醫院腫瘤科中流連,見到不同年齡的初發病者不甘心無端端染患此症,一時搥胸頓足、痛哭失聲、狂叫「點解會係我」者并非少見。可見患者在用藥治療之餘,如何保持心境平靜,體會「既來之,則安之」者也屬十分重要也。


今年選的曲子有些是平時很少聽到的﹝當然此是我孤陋寡聞有以致之﹞。例如一首歌頌袁崇煥者就大有聽頭。袁在一心救國救民同時又恐調兵觸犯統治者之禁忌之間作掙扎,歌者唱情投入,賺人熱淚。另一位歌唱鯉魚精者以及願與其結配仙凡者之曲也是動人心絃。歌者一句「夫啊」、「妻啊」表情感情均十足,令人動容,與一般演唱會來來去去不是這首就是那首者,只重歌唱,不重唸白者很不一樣。


我少時喜看粵劇。但花不起一百幾十蚊去買張票。只能留待阮兆輝領導的實驗劇團開鑼才有機會,因此班得市政局贊助,十蚊一票也。後來聽粵曲也是為了要從中取得廉價娛樂,因為買一張唱片,可以聽一百幾十次。放在會計學的「折舊」秤上秤之,十分便宜也。


此晚王天麗與梁細玉女士唱了一曲《追魚》。其中有一段「轉打掃街」之曲目。以前曾在何非凡唱的「情僧偷到瀟湘館」中聽過。其詞曰:「環珮聲珊珊,玉影去復還,相思我不慣,姻緣莫當閒。我遙望着,這這這邊嬝嬝娜娜,步催轉灣灣灣,長夜漫漫」。十分浪漫諧趣,甚合非凡響之特點。不知何故,此曲牌很少在其他曲本中聽到。當晚聽來頗有似曾相識之感。


她們說唱粵曲可煉氣。唱得多身體自然強壯。觀其歌唱者仍是原來一班人為主,新人加入不多。足見其人生猛得很,可為強身健體品之代言人也。


當晚請得立法會的「新科狀元」鄭泳舜為主禮嘉賓。鄭近人平易,且言詞得體,對患者勸勉有加,益增熱烈氣氛。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