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及衞生局《私營醫療機構規管》諮詢文件民建聯回應

2015.03.16


食物及衞生局於2014年12月15日就「私營醫療機構規管」進行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表示,歡迎政府因應社會變化及醫療服務的發展,提出對私營醫療機構加以規管,讓私營醫療服務持續發展;同時,陳議員亦關注諮詢內部份建議可行性。


身兼民建聯衞生事務發言人的陳恒鑌議員認同,現時當局對私營醫療機構的規管嚴重過時及不足,讓部份機構有機會以現行法例的灰色地帶,向消費者提供具風險的醫療程序。陳議員再解釋,是次諮詢針對了現今社會的醫療服務發展的情況作出調節,包括機構的名稱、類別、相關管理及收費各方面等;並參考海外地區的做法,適度地提高有關部門對私營醫療機構的執行權力,相信若當局能夠切實地進行有關的規管,對提升私營醫療服務的質素與保障消費者的利益都有莫大裨益。


附件一


民建聯歡迎食物及衞生局就私營醫療機構規管進行公眾諮詢,以下為民建聯就有關的公眾諮詢各方面內容的具體意見:


擬受規管的三類私營醫療機構及其定義


正如當局在諮詢文件指,香港現時主要透過1936年頒佈的《私家醫院、護養院及留產院註冊條例》﹙第165章﹚和1963年頒佈的《診療所條例》﹙第343章﹚,以及該兩條條例下設的《實務守則》,規管大部份私營醫療機構,例如:私家醫院、護養院、留產院和非分享利潤形式營辦的診所;同時,當局亦透過其他相關的法例,規管個別醫生或牙醫自設及經營的醫療機構。隨著社會的變化與醫療服務的發展,上述兩條法例不能再有效地發揮規範作用,例如:只要私營醫療機構的名稱或說明不包含英文字“Clinic”就不用受到第343章的規管,這造成社會出現五花八門的私營醫療機構名稱出現,對消費者的保障亦大打折扣。又例如:香港現在已經沒有獨立的「留產院」營運,現時仍有註冊為「留產院」的機構也同時註冊為私家醫院,可見修例是有必要性的。


我們認同,政府意識到上述條例不合時宜;加上早年發生的涉及高風險醫療程序的嚴重事故,突顯現時有機構以現行法例的不足,向消費者提供具風險的醫療程序,當局決心檢討及加以規管。這不但有助消費者對私營醫療機構的信心,對私營醫療服務的持續發展亦有裨益。


當局建議以「風險為本」﹙包括醫療程序風險和運作風險﹚的方法來重新把私營醫療機構分類及下定義﹙即「醫院」、「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的日間醫療機構」及「在法團組織管理下提供醫療服務的機構」﹚,做法是可取的。當局不僅可因應各種風險而規管處所的人手、設施及環境,亦可助將來進一步推行醫療事故呈報及調查機制,保障消費者。諮詢文件亦有提出現時受第165章和第343章下註冊的私營機構過過渡及分類的安排,我們認為,新的分類及定義對私營醫療機構的服務範圍更精準。為令市民更容易掌握各類型的醫療機構的服務範圍,當局是有需要規範這些機構的名稱及說明字眼,特別是第二及第三類,避免市民混淆。


19個規管範疇及其適用範圍


現時私營醫療機構另一個詬病是行政及收費透明度不足,消費者沒有信心。就此,諮詢文件針對詬病,向上述分類的私營醫療機構提出多方面的行政及收費規管,包括機構管治、機構的標準、臨床質素、收費及罰則。


我們認為,這個建議規管既可保障各類型的私營醫療機構的服務質素,消費者對服務及收費亦更有保障,特別是在提高收費透明度方面,諮詢文件建議私家醫院需要提供收費表、報價,這有助購買了醫療保險的市民按能力選擇私營醫療服務,對擴闊消費者對醫療服務的選擇及自願醫保計劃的推行有一定幫助。不過,其中「認可服務套餐」一項,三類私營醫療機構的參與只屬自願性質,變相有關的規管形同虛設。另外,由於第二類私營醫療機構﹙「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的日間醫療機構」﹚提供的服務仍屬於較高風險類別,施行醫療程序前對病人﹙消費者﹚的身體狀況及病歷需要了解,故當局在「可連接電子健康記錄互通系統的資訊系統」、「臨床工作審核系統」及「醫療風險警示事件的管理」三方面都應該考慮加以規管。


在罰則方面,我們歡迎諮詢文件建議,對違規的私營醫療機構作出嚴厲罰則,以讓各類私營醫療機構嚴守相關的法例。


當局規管的權力


諮詢文件羅列新加坡、馬來西亞、英格蘭、安大略省及新南威爾斯州五地當局的法定權力,並建議本港相關當局可獲充分授權,以確保妥善監察受規管的私營醫療機構。我們贊成提高衞生署有關的規管權力,並希望當局屆時有足夠的人手編制執行法例。


傳媒聯絡:立法會議員、民建聯衞生事務發言人 陳恒鑌先生 (9274-7035 )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