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策略主體報告

2007.01.02


香港躍居國際公認的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成績是令人感到鼓舞的。但過去的成功,不是意味著永遠的成功,特別在金融業全球化、新興金融中心崛起的激烈競爭情況下,香港若不採取比前更具前瞻性及積極有效的政策措施,提升競爭力,便可能會失去其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被其他金融中心趕上。


香港金融業是香港經濟支柱之一,如何鞏固香港作為重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民建聯研究部與香港及內地的業界、專家及學者,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所面對的挑戰及機遇、未來的發展前景進行探討後,民建聯認為,香港應從以下五個方面著力,以鞏固香港作為重要國際金中心的地位,這包括:


(一) 拓寬主板股市的集資、投資來源;

(二) 改革創業板以招徠內地高新企業;

(三) 大力發展石油、黃金期貨及其他中 國衍生產品 ;

(四) 開辦更多人民幣業務;

(五) 推動債券市場發展。


我們會分別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整體發展策略撰寫主體報告,然後就以上五個方面的金融領域,包括股票市場、期貨及其他衍生工具、銀行和人民幣業務、債券市場撰寫一系列分報告。我們今天首先公布整體發展報告及股票市場分報告,其他3份分報告將會在本月初發表。


本主體報告首先從分析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面對的機遇與挑戰出發,嘗試探索其發展前景,然後提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整體發展策略建議。


從以往的歷史來看,香港金融業的發展與內地的發展息息相關。隨著香港主權回歸中國、近年內地經濟高速發展,內地因素成為推動香港金融業增長的力量,日趨增強。因此,當研究如何發展香港金融業,香港絕不能只從本身出發,而必須結合內地經濟發展及金融開放改革帶來的機遇,在互惠互利的情況下,加強協作,充分發揮香港的優勢。只有這樣,才能令香港金融業再上一層樓,繼續保持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成為具活力的區域性國際金融中心。


在個別金融市場發展方面,香港在股票市場、財富管理、私募基金、期貨等衍生工具及人 民幣業務有發展潛力 。近年香港在股票市場及財富管理業務的發展較快,但其他金融市場如 商品期貨等衍生工具、債市的發展則相對較為緩慢。


展望香港未來,香港有龐大的內地為其金融腹地,及以經濟高速增長的亞洲區為其後花園,作為香港經濟支柱之一的金融業,是享有天時地利的。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問題是香港能否把握此機遇。香港應繼續發揮其背靠內地、立足亞太、面向全球的優勢 ,發展為區內金融管理、中介服務、資金清算、研發創新及風險管理的金融中心。長遠來說,在中國及亞洲區其他國家經濟強勁發展,未來人民幣成為國際流通貨幣的良好勢頭下,香港是有條件發展成全球性的國際金融中心的 。


針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面對的挑戰 與機遇,民建聯提出以下八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整體發展策略的建議 :


1. 採取前瞻性思維,積極扶助業界發展


雖然香港政府近年在金融業的監管及市場基建等做了不少工作,但香港政府由於過往受積極不干預、不資助某一行業的政策影響,對金融業的支持仍不足夠,對金融業的發展角色較為被動,缺乏對發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系統研究,更無制定長遠的規劃,主動創造條件支持業界發展新業務,拓展新市場,面對目前競爭日益激烈的金融市場,已顯得不合時宜。


我們認為,香港政府不應只做市場追隨者,而應擔任具前瞻性的促進者,從完善法規、建設市場基建、改善稅務收費、創新金融產品、提升服務質素、吸納人才、擴大上市集資來源,及加強與內地和海外合作等方面,全方位增強本身的競爭力;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未來發展進行深入研究;制定長遠發展規劃及策略;而最關鍵的問題是要改變思維,改變不資助某一行業的政策,支持業界提高競爭力,並讓有潛力的新興業務能發展起來。


2. 促進金融產品服務創新,制定相應人力政策


任何國際金融中心,均須不斷在管理及產品上進行創新,才能滿足參與者及市場發展的需要,維持其競爭力。在金融創新方面,香港是相對落後的,很多金融工具均是舶來品,香港已淪為「金融產品及服務銷售中心」。在建立有效的風險管理制度的前提下,政府應鼓勵更多金融產品和服務的創新。


隨著亞洲區內特別是內地經濟高速增長,產生了不少富有人士,為香港帶來龐大商機。香港在發展財富管理業務方面是具備條件的,關鍵是能否針對這批人的需求,提供合適的投資工具及服務。為此,我們認為,無論業界或政府,須加緊研究這一課題,短期而言,研究推出擴大財富管理業務的工具及服務,長遠而言,須就建立香港成為區內資產管理中心進行規劃。香港政府亦須在政策措施上加以配合。


要創新,最關鍵是人才。香港須制定促進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相應人力政策及入境政策,吸引包括內地在內的金融專才。香港傳統金融業務的人才不少,但衍生工具的專才並不足夠。香港今後若要發展成區內金融創新、衍生工具交易 及風險管理中心,便須吸納匯聚更多專才如精算師、對沖基金管理人才等。此外,隨著內地對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日形重要,香港亦需要更多熟悉內地的專才。值得一提的是,內地專才的准入門檻很高,看來愈來愈不符合發展的需要。與此同時,須加強培訓本地金融人才。


香港除了積極吸納精英,建立自己的創新金融工具的人才庫,亦可在創新金融方面,加強香港與內地的合作。香港政府可建議中央,容許國內四大國有商業銀行在香港設立金融創新研發部門,研究開發符合中國內地投融資需要的金融工具,一來可令上述產品較易獲得內地的支持及與內地進行合作,二來可增加市場的深度和廣度。


3. 調低收費改善稅制,提升交易結算平台的效率


香港近期豁免遺產稅和離岸所得稅,對香港發展為資產管理中心起推動作用。不過,面對國際激烈的競爭,香港當局在避免對財政收入造成太大衝擊的前提下,仍應在稅制上作出與時俱進的改良。


政府可考慮免徵 7 年期以下的債券利息及盈利稅,考慮調低印花稅及股票交易費,短期來說可能會影響稅收, ( 以今年1 - 10月香港交易所總成交額達6.36萬億港元計算,港府來自證券交易的印花稅收入估計達127億港元 ) ,但為提升香港金融中心的競爭力,長遠來說對香港是有利的。事實上,現時世界不少地區如美國、德國、日本、新加坡、新西蘭等市場,均沒有徵收股票印花稅。


近年不斷湧現的嶄新科技,對促進金融中心效率,改變國際金融中心競爭生態的能量,是不容忽視的。香港須不斷密切留意新科技的發展,提升現有交易平台的效率,才不會落後於其他國際金融中心。


4. 擴大對外宣傳推廣


鑑於香港經濟基數小,經濟結構過於單一,缺乏大型製造業的支持,單靠香港本身的企業及資金,發展始終有限。香港應保持其國際化特色,在投資中介、投資者、資金來源方面,保持或增大其國際參與的比重,吸引更多海外資金及參與者加入金融市場。同時,亦須繼續吸引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香港作為內地對外的橋頭堡,香港金融市場的「國際化」固然可吸引內地的企業及資金;但反過來香港金融市場的「內地化」,是吸引海外投資者的重要元素,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香港雖有務實的金融法規及優良的基建,上市費用相對較低等,但香港對外宣傳及提供服務不足,未能吸納更多海外業務。即使連老牌國際金融中心 ─ 倫敦亦積極拓展客源,相比之下,香港顯得較為被動。香港應仿效倫敦交易所,在香港設立亞太區 辦事處,與政府牽頭帶同業界出訪,聯絡有潛質的公司在倫敦上市投資的做法,在海外及內地設立地區辦事處,加強宣傳,及協助解決上市或集資的問題,吸引更多外地公司來港進行投融資活動 。


5. 加強與國際及內地的聯繫和合作


香港可加強與海外其他交易所的聯繫和合作,共同推出金融產品,以預託證券吸引優質企業來港掛牌,推動企業在香港及其他金融中心雙掛牌上市(dual listing),及加強國際間的交易結算系統聯網等 。


至於與內地金融中心的合作方面,現時不少內地城市包括上海、廣州、北京和深圳等正大力發展其金融業,有意見認為,這將會造成競爭,但其實香港與內地金融中心的關係應是互利互補的,不少國家均有超過一個金融中心,中國內地是完全可容納超過1個的金融中心。香港與內地可探討共同發展某些業務的可能性,利用內地的經濟實力、配合香港的自由開放和國際化的優勢,發展股票於兩地掛牌、A股指數期貨、商品期貨及人民幣期貨等金融工具,並加強香港與內地的訊息交流及交易結算系統聯網 。


6. 推進區域性金融協作


香港雖然是國際金融中心,資金及參與者來自國際,但不少資金及投融資業務仍來自亞洲區,香港可立足於亞洲,加強發展亞洲區內的業務 。


香港在泛珠三角區域的合作推動已有3年,合作的範疇仍多著重於製造業,金融業的合作則較少談及,香港可加強這方面的合作。泛珠三角區域中,廣東的金融業發展較為成熟,亦是港商投資集中的地方,香港可首先與廣東在金融業務上進行合作,取得良好經驗後,再向內地其他地區推廣 。


為了推進香港與廣東金融業務的合作,可考慮以下建議:


(1) 互設金融機構 。香港與廣東銀行在兩地互設分支機構,發展兩地商業銀行間的代理業務和代理行關係。 加快制定政策措施,鼓勵香港中小型銀行進入廣東設立機構;鼓勵廣東發展銀行、深圳發展銀行、招商銀行等把在香港的代表處升級為分行;支持廣東省內金融機構收購香港中小銀行;吸引香港資本參股廣東中小金融機構,參與證券、基金及保險等業務。

(2) 加快吸引對方公司在兩地上市及集資 。加強深交所和香港交易所的協作,訊息互換、相互掛牌、系統聯網,及甚至以合作基金等形式,開展香港與深圳證券市場的合作互補。同時,加強對內地公司的財務監管,提升其管治水平。

(3) 協助業績優秀的廣東企業在港發行債券 。一方面可促進香港債市發展,另方面可提升內地企業的國際信用及公司管治水平。

(4) 加強兩地金融監管合作 。建議設立金融合作小組,由各金融監管部門駐粵機構、地方金融辦和香港金融管理局、香港證監會、香港交易所、香港財經及庫務局代表和專家組成,定期召開聯席會議,並建立機制,通報兩地的監管情況,包括提供監管對象的訊息,支持兩地金融同業及同業協會的交流。


7. 協助推進內地金融改革、資本帳開放及人民幣自由兌換


近年中央政府推出境內合資格投資者機構制度(QDII)的先行措施,容許部分內地合格的機構作有限度的海外投資。在內地資金正準備大舉來港之際,香港是否有足夠的金融工具,如有關定息或股票組合的投資工具,活躍的二手市場,以吸引內地資金留在香港,並為將來更大規模的流向海外的內地資金作好吸納準備 。


另一方面,內地容許香港銀行經營有限度人民幣業務,是香港經營人民幣業務的第一步。香港銀行應做好現今已批准開辦的人民幣業務的工作,以便使香港流通的人民幣回流納入正常機制;籌備有關人民幣結算平台的建設;在適當時候向中央推介在香港擴大人民幣業務經營範圍,如發行人民幣債券、對香港進口的內地產品提供人民幣結算,及設立人民幣離岸市場等;闡述有關業務對國家和香港帶來的好處,及提出有助促進內地金融市場開放改革和穩定發展的措施及理據,從而協助推進內地金融改革、資本帳開放及人民幣自由兌換 。


8. 完善監管制度


香港必須根據國際最新的發展情況,不斷完善金融體系的監管制度,以維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在高風險投資工具如衍生金融工具愈來愈受歡迎,國際資金(熱錢)的大進大出,增加了金融市場的波動性之際,當局宜密切注意有關市場的發展情況,參考國際做法,並制定有關防範風險的監管方案。在金融業全球化的今天,香港亦應加強與其他國家監管部門的聯繫和合作,及早應付日新月異的問題,以減低對市場造成的震盪。總的來說,香港監管當局應繼續恪守其 既維持市場穩定又不致窒礙金融業的靈活性和創新性的監管原則。


民建聯會將有關報告遞交給政府及有關當局,希望他們可以認真考慮我們的建議。



新聞查詢:民建聯財經及經濟事務發言人陳鑑林 (7770 0370) 、民建聯財經事務副發言人陸偉傑 (9323 0969)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