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策略(期貨及其他衍生工具

2007.01.10


期貨及其他衍生工具市場在資本市場的重要性已愈來愈不容忽視。雖然衍生工具帶來市場更大的波動性,但亦有助刺激資本的流動。


香港近年在促進衍生工具市場,提供多元化產品方面,相對落後於其他國際金融中心,未能使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向更深更廣的方向發展。因此,香港除了鞏固現有的新股上市集資優勢外,亦須急起直追,以便在全球衍生市場上佔一席位,提供更全面的金融工具及交易設施,保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持續發展。


香港的競爭優勢,無疑在於其自由市場制度、發達的金融配套,及較完善的風險管理體制,正好可補充內地體制方面的不足。如能好好利用,完全可以向投資者提供更多與內地相關的衍生產品;在適當時候,香港可探討與內地共建交易平台的可能性。同時,香港應設立中國風險分析中心,協助內地作各項風險分析,逐步建立香港作為中國風險管理中心的地位。


香港可致力發展與內地相關的金融衍生產品如股票指數、人民幣匯率及利率期貨等。至於商品期貨方面,從流通量及市場設施方面來看,香港較有發展潛力的應是黃金期貨,至於發展其他大宗商品如石油期貨,與內地交易所進行合作應為最佳策略,因可保證其流通量及作實物交收 。


以下是民建聯就發展香港期貨及其他衍生工具市場的八點建議 :


1. 發展石油期貨市場


1. 爭取內地期貨交易所,吸引國際期貨交易所及海內外大石油公司入股,成立石油期貨交易所有限公司,在香港、北京、上海或廣州設立亞洲區石油期貨交易聯合平台。這種合作模式,已有先例,倫敦 IPE 推出石油期貨時,便吸引了數間大石油公司加入成為股東;當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計劃推出內地股市指數期貨產品時,內地多個城市均希望開辦,結果由上海、大連和鄭州商品交易所,及上海與深圳證券交易所共同出資,在上海設立相關產品。

2. 若香港石油期貨交易所有限公司一旦設立,並設置有關平台及產品,內地市場仍主要負責內地的交易,並設立倉庫應付實物交收,而香港則負責中國境外的買賣,提供以美元為交易單位的合約,現金結算。如此一來,由於有國際交易商的參與,亞洲區產品定價有其影響力,在產品定價上便不會被倫敦及美國牽着走,亦可分散內地交易商的風險;

3. 爭取中央的支持,向中央闡明共建兩地石油商品期貨交易平台對內地及香港是互利雙贏的;

4. 今後內地逐步將對外石油採購的部份交易放在香港,將內地駐在紐約、倫敦、新加坡的採購機構逐步轉移至香港;採取必要措施吸引國際石油供應商,在香港進行交易活動,以便逐步建立起石油採購「群聚」( cluster ),以及培育和建設起一批石油買賣的專才。


2. 發展黃金期貨市場


目前香港已有較活躍的黃金買賣,是全球第三大黃金交易中心,因此,黃金期貨較有發展潛質,但仍須在以下各方面加以推動配合:


1. 盡快落實興建機場金庫計劃,為黃金市場提供交收地方;

2. 推進改組金銀業貿易場。金銀業貿易場正進行連串大改革,包括架構重組、分拆資產管理權與交易權、引入策略投資者、構建電子交易平台等,政府可提供協助,推進改組金銀業貿易場,以便為將來與其他交易所進行合作,及推出新產品如黃金期貨、黃金交易所基金 (ETF) 等衍生產品鋪路;

3. 加強與內地合作。金銀業貿易場較早前曾向人民銀行建議,在 CEPA 框架下為香港黃金交易商設立外匯額度,以避開人民幣兌換限制,讓香港與上海黃金交易所能達致產品交易互通,目前人民銀行原則上同意建議,現正研究技術性問題,今後須探討進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3. 發展國際性期貨及期權產品


除了發展與內地相關的衍生產品外,亦可仿效新加坡,發展更多國際性期貨及期權產品,為投資者提供更多的選擇,逐步發展成亞洲時段的國際性期貨及期權產品的交易平台。新加坡推出的國際性衍生產品包括日本股市指數期貨、台灣股市指數期貨、內地指數期貨,及歐洲美元和日圓期貨等。


4. 發展與內地相關的金融資產衍生工具


香港可利用其獨特的優勢,發展與內地相關的金融資產風險管理工具,如發展A股指數期貨、不同行業的中資股指數期貨和期權、不交收的人民幣匯率期貨,及人民幣利率期貨;發展組合性衍生工具(如債券與商品期貨組成的組合性衍生工具)等。最近香港在發展人民幣匯率期貨合約方面,已有較實質性的舉措,在 2005 年底,香港的銀行推出零售化的人民幣不交收遠期外合約( NDF ),最近港交所更決定最快在 2007 年年中推出人民幣匯率期貨合約。


5. 發展房地產基金及資產化證券


房地產基金市場有巨大的發展潛力,而內地和亞洲其他地區亦提供了強而有力的增長來源。據估計,香港及內地的投資級別房地產的規模約值3,340億美元,當中77%尚未上巿。香港有不少地產商在內地發展地產業務,可鼓勵將其物業資產包裝上市;同時,亦應鼓勵國際基金公司,將旗下的物業資產包裝上市。此外,隨著資產證券化愈趨普及,資產化證券工具亦應大力發展。


6. 加強監管特別是對對沖基金的監察


衍生工具有促進市場流動、協助進行風險管理的功能,但由於其槓桿式投資方式及涉及跨境投資,增加了市場的風險及監管的難度。


以對沖基金為代表的衍生產品,能量之大,對金融市場穩定性造成的破壞之震撼,歷史上已屢有發生。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中,東南亞金融市場接連受到衝擊。近期則有美國對沖基金「不凋花」(Amaranth) 爆出了近 60 億美元的巨額虧損。


由此看來,在對衍生產品的監管問題上,單靠一個地區或國家,已不足以保護本土金融市場,使其免受市場行為帶來的風險的影響。因此,除加強本土監管外,香港當局亦應與海外監管機構增強合作,以抵禦 衍生工具可能帶來的龐大金融風險。


7. 提防香港衍生權證(窩輪)熱炒風險


近期香港衍生權證(窩輪)交投熾熱,散戶的參與愈來愈多。為減低市場的動盪,香港政府及有關當局應收緊現時增發認股證的寬鬆規定;凍結二、三線股的買賣差價,引導投資者回流至正股買賣;徵收衍生權證交易印花費,及加強投資者教育等,以便使整體股票市場能更均衡及穩健地發展。


8. 發揮香港優勢,逐步建成中國風險管理中心


香港擁有自由市場制度、發達的銀行體系等金融配套、相對於內地有較多的 衍生工具,及較完善的風險管理體制,正好可補充內地體制的不足。如能發揮香港的優勢,向內地及外地投資者提供更與中資股、內地需要的原材料,及與人民幣相關的產品,是可以達致互利雙贏的 。


在適當時候,香港可探討與內地共建交易平台的可能性,共同發展與內地相關的風險管理工具。同時,香港應設立中國風險分析中心,協助內地作各項風險分析,包括A股、人民幣債券利率波動、人民幣離岸合約波動等研究,逐步建立香港作為中國風險管理中心的地位。


新聞查詢:民建聯財經及經濟事務發言人陳鑑林 (7770 0370)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