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策略(股市)

2007.01.02


受惠於內地大型國企特別是中國工商銀行來港上市,以首次集資額計算,香港在全球排名第二,超越紐約、僅次於倫敦。香港股市新股上市的強勁勢頭,令美國紐約市長彭博亦擔心香港會動搖紐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但正如香港特首曾蔭權所說的,未來中資股是否選擇香港作為其上市首選地,並不是必然的。


內地恢復批准上市集資活動,加上內地不少城市如天津、上海及北京等亦積極發展其股票市場,打造成全國金融中心,預料會吸引部分內地企業選擇在內地股票市場上市。此外,其他海外國際金融中心如新加坡、南韓首爾及澳洲悉尼,亦正積極推動吸納更多國際金融業務。鄰近金融中心的發展和崛起,可構成亞洲市場的互動互補,但亦存在激烈的?爭。


在內地的體制未完善,人民幣未自由兌換之際,仍給予香港透過互補,充當替代的角色,在短期內獲得持續發展的機會,但香港不能滿足於現有的成績,應為長遠發展作規劃,不斷增強其作為國際投融資平台的能力,才不會被其他股票市場趕上。香港須在完善法規、建設市場基建、吸納人才、改善稅務收費、創新股票市場產品、擴大上市集資來源 、提升服務質素,以及加強與內地和海外交易所及監管當局的合作等方面,全方位提高其股票市場投融資功能的質素;此外,香港須提升創業板,發展成內地高新企業的集資平台;及發展更多包括期貨等衍生產品的金融產品或創新金融產品,讓參與者有更全面的投資工具的選擇,從而使香港股票市場向多層次及多元化方向發展 。


針對香港股票市場面對的挑戰及機遇,民建聯與香港及內地的業界、專家、學者研究後,提出以下八點發展香港股票市場的策略建議:


1. 吸引更多海外企業來港上市


2005年,在香港上市的海外公司只有9家,佔香港總上市公司數目低至0.8%,反觀與香港條件差不多的新加坡,上市的海外公司有227家,佔總上市公司數目的32.9%。在中資企業支持下,香港股票市場的規模較新加坡為大,但開拓更多上市來源地,是股票市場得以持續、穩健發展的要素。因此,香港在推動更多海外公司來港上市及集資方面,看來要多加一把勁。


目前香港上市規則列明,只限於在香港、中國內地、開曼群島或百慕達註冊的公司。雖然有關規則在執行時會同時考慮其他因素,但若該公司沒有詳細地看香港的上市規則,便會以為只接受該4個地方。因此,該規則有修改及變得更清晰的必要。當然,政府須關注申請上市的公司身處地區的公司管治和條例,是否達到香港的水準,以維持香港上市公司的整體質素。


同時,香港交易所亦應改變只提供交易平台的單元角色概念,而應扮演積極主動向外宣傳推廣的角色,仿效倫敦,由政府及交易所牽頭,帶同業界出訪海外進行路演,鎖定有發展潛力的公司,瞭解其需要,提供有關上市和集資的諮詢服務等,以便吸引海外公司在港上市及集資。此外,香港亦應仿效倫敦交易所在香港設立亞太區辦事處的做法,在香港以外地區設立辦事處,提供定期及長期性的推廣活動及諮詢服務。


2. 推動內地優質企業來港上市


中國大型國企已陸續來港上市,不少人擔心香港來自內地的上市資源將後勁不繼。不過,隨著中國經濟急速發展,有實力的公司正不斷湧現,目前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約6成來自民營企業,因此,除國企外,來自內地的上市資源仍相當龐大,若能吸引到部分公司在港上市,效益已十分可觀。問題是能否吸引它們利用香港這融資平台。香港可採取以上對海外的宣傳推廣手法,並與內地地方政府合作,鎖定有發展潛力的公司,包括百多家城市銀行及優質民企,瞭解其需要,提供上市和集資的諮詢服務,以便推動更多有實力的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集資。


3. 提升創業板,發展為內地高新科技及具潛力企業的融資平台


近年香港創業板表現差強人意,上市公司數目不多,成交縮減,相信與其定位不清晰、有關方面推動不力,創業板未能發揮其真正功能有關。香港一向缺乏高新企業,令香港創業板上市資源匱乏,但在內地積極發展高新科技,走自主創新道路之際,內地出現不少具發展潛力的高新企業,是不可忽略的龐大資源。


如何能吸引內地高新企業在香港創業板上市?與專家、學者分析後,我們認為,香港創業板從內須重新定位、進行全面改革;對外則可考慮加強與深圳中小企業板的合作,才能掌握機遇,令香港創業板成為推動香港股票市場發展的新亮點。為了更好地發揮香港創業板作為內地高新企業融資平台的作用,香港可考慮從以下各方面提升其功能及效率:


(1) 檢討和改進創業板的上市、交易及監管等安排,包括使上市資格門檻更符合初創期、成長期企業的特點,例如更注重發展前景和成長空間,如公司的獨特性、研發能力、市場 認同及 業務發展策略等指標,而非著重以往的營業紀錄;股本要求不應太高,提升無形資產的重要性;

(2) 加強對內地企業及海外投資者特別是創投基金、私募基金等推介創業板,吸引更多機構投資者如風險投資基金、私募基金公司等參與,逐步建立機構投資者在市場的中堅力量;

(3) 由中央或內地地方政府鎖定一些有發展潛力的公司或項目,提供初始或啟動資金,成為創業板的龍頭企業,建立投資者的信心,進而協助創業板建立其中國創業投資市 場的地位;

(4) 強化對保薦人的監管,推動設立保薦人業界組織,建立專業和高度問責文化,逐步過渡至推行如AIM市場般,由保薦人負責審核上市的制度,以便利用保薦人的專業知識,縮短審批時間及維持市場的穩健性;

(5) 推出更多衍生產品,如一籃子公司的投資組合,以分散投資風險;

(6) 加強適當的資料披露,以提高對投資者的保障;

(7) 逐步推行做市商制度(又稱報價驅動或莊家制度),有助增加市場資金流動性、增強市場的競爭性及保持市場的穩定性;

(8) 建立全球電子化交易網絡,使買賣變得更容易及更活躍,納斯達克在全球55個國家和地區已設立26萬個終端機;

(9) 與深圳中小企業板探討「一板兩市」的可能,有助爭取中央的支持;

(10) 與內地當局合作加強監管,設立機制,交換監管對象的資料,容許香港與內地當局進行聯合審查等。


4. 與海內外股票市場組成聯盟


隨著金融全球化及資訊科技的進步,金融市場已愈來愈成為跨地域的業務,已成為一個整體,資金亦變成國際流動的資產,因而造就了更成熟的國際合作條件,證券市場也不例外,最近不少證券市場進行併購及合作,便是因應目前新發展形勢而作出的。


當然香港交易所不一定仿效美國紐約交易所收購泛歐交易所的做法,併購其他交易所,但可 考慮加強 與內地及其他國家的交易所 的協作,推動落實企業在香港及其他交易所同時掛牌上市/ 「一板兩市」(dual listing)、以預託證券吸引優質企業來港掛牌、及聯合推出如商品期貨等金融產品, 以達致互利雙贏。鑑於不少東南亞國家股票市場規模較小,法規未與國際接軌,加上有外匯管制,對國際投資者吸引力較低,香港可加強與東南亞國家如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交易所的合作,以預託證券來港掛牌,或實行「一板兩市」,這將有助香港發展為區內的集資中心。


5. 促進股票市場產品創新


股票市場亦須不斷推出新產品,以滿足投融資者的需要。但一向以來香港在股票市場產品創新 方面相對薄弱。因應科技的發展、資訊的高度流通、金融業全球化,及亞洲區經濟特別是中國內地經濟的崛起,香港須匯聚精英,加強創新金融工具的研發及風險管理能力,開發區內具發展潛力的創新股票市場的產品及服務,如資產證券化、組合投資、與內地股及人民幣有關的衍生產品等風險管理工具等,不僅可滿足區內投融資者的需要,甚至可吸引海外的投資者。


6. 調低交易費及印花稅


港府在2001年將股票印花稅調低至0.1%後,一直維持至今。現時世界不少地區如美國、德國、日本、新加坡、新西蘭等市場,均沒有徵收股票印花稅。香港若仿效其他交易所,不徵收印花稅,庫房收入將受影響, 以今年1 - 10月香港交易所總成交額達6.36 萬億港元計算,港府來自證券交易的印花稅收入估計達127億港元。不過,有關當局可考慮調低股票印花稅及股票交易費,短期來說可能會影響稅收,但上述舉措可提升香港證券市場的競爭力,長遠來說對香港是有利的。


7. 提升交易及結算平台的效率


科技的進步,不斷發展出新的及更有效率的交易平台,將有助後發的金融中心趕上;另方面,互聯網令跨境交易變得容易,時區上的分別已逐步縮小,在倫敦及紐約市場,部分產品已是 24小時交易,建立跨境聯網及合作,愈見重要。有關當局應密切留意科技的新發展,在證券市場的資訊流通及交易結算系統方面,提升其效率;同時,利用互聯網,建立本地及國際的交易網絡 ,令跨境交易更為暢順、容易,以吸引投資者使用香港證券市場進行投融資活動 。


雖然聯交所、期交所、結算公司合併為香港交易所,香港股票市場的交易平台亦已實行電子化,但現貨、期貨及期權的結算系統卻未連接起來,妨礙了交易的暢順運作,港交所應將現貨、期貨及期權的結算系統連接起來,以方便投資者進行對沖活動。


8. 完善市場結構和監管,加強對投資者的保障


在完善行業結構及市場監管方面,香港當局可考慮以下措施:


(1) 雖然資本的國際自由流動、金融工程的應用使市場更趨活躍,但亦增加了市場的不穩定性,增加了對監管的要求及難度;另方面,監管對象來自本土以外的國家及地區,監管時涉及主權問題,非一地政府能解決得來。加強國際協調,實現共同監管,是金融全球化下監管模式的一個發展方向。 在可見的將來,內地仍是香港上市公司的主要來源地,香港應與內地加強合作,建立機制,就在港上市或集資的內地企業進行資料交流及監管,特別是有在港上市的內地公司出現違規時,能透過機制互通資料,及協助偵查等;

(2) 香港亦須因應證券業的新發展形勢,參考國際做法,不斷完善監管的架構及規則,加強對上市公司的監管,及早發現違規及經營有問題的公司;

(3) 推動行業結構的整固及加強對證券公司的監管。由於不少本地證券公司資本及管理資源有限,有關當局應鼓勵推動行業結構整固。此外,須加強對證券公司挪用客戶資金的監管,使證券業中介服務得以更穩健發展 ;

(4) 擴大港交所董事會的代表性。目前港交所董事會成員除包括其行政總裁外,還包括 6 名由股東選出的董事,及 6 名由政府委任的董事,而目前中小型股票經紀並沒有任何代表在董事會內。鑑於港交所並非一般上市公司,是負責制定證券市場的交易條例及管理證券市場的公司,政府委任董事時可考慮包括不同規模的市場參與者,以便港交所董事會有更廣泛的代表性,令各方面的意見能充分反映,從而使香港證券市場有更全面的發展。

若香港真的能全方位不斷提升股票市場的競爭力,可以預見,香港股票市場可在以下五個方面繼續發揮其投融資平台的作用,包括:


(1) 作為內地企業的集資地;

(2) 作為外資企業在內地擴充業務的集資地;

(3) 作為內地投資海外的基地;

(4) 作為吸引國際資金的場所;

(5) 作為內地高新科技企業的二板市場, 從而進一步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新聞查詢:民建聯財經及經濟事務發言人陳鑑林 (7770 0370) 、民建聯財經事務副發言人陸偉傑 (9323 0969)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