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會計難搵食 內地教育有商機

2018.08.04


去年夏日,一位在珠三角地區執業的同行會計師邀約,到其家鄉一行。事前神神秘秘,原來是拜會當地一位大客戶。


此君是當地一地產巨擘。已落成和仍在發展的項目數不勝數。此次約談,原來是要進軍一個新項目,就是私營教育事業是也。此項目準備中港上市,故暫時不欲公開散播信息。


一向以為,內地當局不會輕易容許私人辦學,尤其是海外人士。因為官方一直都很少公開鼓勵。而且大家都會意識到教育陣地是不容觸碰的,因為牽涉到意識形態之爭。


搞得不好,有與共產黨爭奪接班人之嫌,罪名可大可小。年少時曾聽過一個說法,說一生人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是在十八歲之前逐步形成的。要影響青少年的思想,需由中學教育的陣地預先着手。錯過了,便很難追回。


為了拜會時有談資,連忙上網做點準備。一看之下,原來內地有關機構已把教育事業當成大生意來做。大、中、小乃至幼稚園都有私營辦學的蹤影。有些規模大的,已有自營大學的招牌,已非一般補習班的附生服務之低端了。


也有幾家公司在香港上了市的,業績也不錯。以地處成都的成實外教育,網上資料說是有三萬多學生,一萬五千多人就讀大學。最近不少股評家都貼出不可忽視此業的意見。認為這是避開美帝頭子打壓中國經濟的情況下,可供下注的投資板塊。


過去一段時期,不少人覺得一向以為會計師難搵錢是先天使然吧。其實,認真的去調查研究一下,或許也有未曾為世所共見的未經發掘的一面。


如果拿醫生與會計師來比,其兩者的收入自是蚊脾同牛脾的,先天使然也。若問其故,除開醫生的資質與其他業者難作比較外,其服務demand 的供不應求、專業差距及市場保護等因素,也令其服務對象及其廣闊度也是很大的不同。


簡單來說,醫生的服務對象是人。凡是有生命的人都有患病的機會。即是說,任何人都可以是醫生的搵錢對象,除非你永不發病。反之,會計師的服務對象是企業或一部份巨額收入的納稅人。相比起來,公司是上市也好,不上市也好,其數目也是微不足道。故可讓會計師下槌敲一筆的機會也是有限得很。


回歸前,有些人憧憬着中醫可能他日會有所作為,紛紛報讀,以為可在將來提高中醫地位後,可執業為中醫,便可享西醫的令人艷羨的收入了。


其實教育事業更可以符合上述要求。任何人只要有心向學,家人又能拿得出錢財的,都是搞教育事業者的米飯班主。由兩歲到二十歲都可以是目標客戶。任何人都可入行。


教師當然要有牌,投資者則無此限制。一向自怨自艾認為自己搵不到錢的會計師,不妨放開懷抱,即作探討,及時轉行。這是會計師唯一可以把依賴其提供搵錢渠道的顧客規模,向醫生拉平的機會。若不作此想,滿以為終有一天,中醫也可取得西醫的地位,同時又可取得病人的信心,然後憑此發達,相信難比登天。放棄了不願搞教育,就只有成世跟人尾了。


八月一日《信報》的沈旭輝專欄談及其菲傭陪月,點出了一點真理:「AI橫行之世,不能被取代的工種,不是律師、教授而是涉及「人」元素的落地工作。陪月就是一個好例子」。毛伯伯說過:「人的因素第一」!想搵錢,也需向此個方向轉。


今天上市的博駿教育,第一天上市便上升了22%。此機構也是來自四川成都。想來是四川省領導執風氣之先,拿下此資源以待更多投資者上門也。


中國過去是一孩政策,故甚多與「家有此寶」的生意無不大旺特旺。現在准許生兩孩,必見教育事業會比前更加多demand。因為現在的父母與十多廿年前比較,錢財都比以前多,加上下一代的出路也多,父母無不大開門路,為孩子們多開闢新途徑。


香港人如要從中取利,大可利用港人的「裏通外國」的特點,無拘無促、自由自在、出入隨意、挑揀自定、胸懷祖國、放眼世界,尋找新科技、新教材來傳播新知識,以收國家好、自己好之效也。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