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競爭政策未來路向公眾討論文件

2007.02.05


香港中環下亞厘畢道

中區政府合署中座2樓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

經濟發展科(A部)


逕啟者:


香港競爭政策未來路向公眾討論文件


具競爭及高透明度是香港營商環境的優勢,任何競爭政策或措施都應以保持此優勢為原則。政府現時的競爭政策,是按個別行業的情況及特質制訂規管措施,民建聯認為現行做法行之有效;至於其他措施,只要能促進公平競爭及加強消費者保障,亦可持開放態度。民建聯歡迎政府就立法進行探討,但立法應該是社會上大致取得共識後的考慮,而且必須符合「加強對消費者保障」及「立法不是『打細魚』」的兩大條件。政府在去年十一月發表的「香港競爭政策未來路向」公眾討論文件,民建聯提供意見如下。


是否需要訂立新競爭法?


1. 競爭法牽涉社會層面廣泛,既關係到香港的營商環境,亦涉及一般消費者的切身利益。民建聯認為,立法應該是社會上大致取得共識後的考慮,並且應以促進公平競爭及加強對消費者保障為原則,以維持具競爭及高透明度的營商環境為目的,法例不應干預自由運作市場結構。


新競爭法的規管範圍應否延伸至各行各業?


2. 社會上對是否制定跨行業公平競爭法已討論多年,但從社團組織以至專家學者,正反兩派至今仍然勢均力敵。與其在決定立法後引起社會強烈反响,影響政府施政,民建聯認為,最終制定跨行業公平競爭法與否,還是其次,最重要是在事前做好廣泛諮詢,不宜輕率決定,以免影響社會和諧及營商環境。


新競爭法應否詳細界定受法例規管的行為?


3. 市民的不滿普遍集中在數個特定行業,檢討報告也認同被批評最多是運輸及公共事業、燃油零售市場、超市及新鮮豬肉供應市場,但是競爭法是通用法例,難以針對上述行業個別市場特性作出規管。因此,民建聯認為,按個別行業情況制訂規管措施最為合適,否則,在制訂法例之後,再透過附例及附表對各行業作出規管,會是較可行的做法。


新競爭法應否只涵蓋七類行為?


4. 鑑於競爭法影響大而且牽涉層面廣泛,較合適是在新法例初期,只集中規管最為市民關注的行為。檢討委員會亦有提出,應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引入新法例。在此原則下,民建聯認為,草擬法例的規管範圍,應只包括國際最常規管同時在香港最常見的反競爭行為,包括「操縱價格」、「不公平的準則」、「串通投標」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其中「不公平或歧視性的準則」改為「不公平的準則」,是因為現行的歧視條例,已對歧視性的準則作出規管。


5. 事實上,普羅大眾希望香港有競爭法,目的只想打破大企業壟斷,沒想過小工廠、小店舖也會牽涉在內。中小企業強烈反對跨行業競爭法,對建議多番表示憂慮,正是因為跨行業立法,結果將會「大小通殺」。政府多次強調,只要沒有扭曲市場,小商戶的反競爭行為不會受法例影響。民建聯認為,面對中小企業對立法存在極大憂慮,政府應考慮將法例收窄,只規管在壟斷地位下作出的七類反競爭行為。


行為的「目的」或「效果」應否被考慮?


6. 在決定某些反競爭行為是否違反競爭法時,同時須證明行為的「目的」或「效果」,民建聯相信,可減低中小企業誤墮法網的危機。但何謂扭曲市場的「目的」或「效果」,檢討報告沒有交代,需視乎日後在法例上如何演繹;至於「目的」或「效果」是否成立,將由法庭按每宗案件裁決。民建聯擔心,「目的」或「效果」的定義難以清晰界定,意味著中小企面對隨時被起訴的威脅。


新競爭法應否容許豁除或豁免?


7. 諮詢文件提到,在法例正文訂明豁除某類企業於競爭法的全部或部分條文以外,例如僱員少於指定人數的公司或特定行業的公司有可能自動得到豁除的待遇。民建聯對引進跨行業競爭法有所保留,正是擔心小企業亦可能涉及反競爭行為,因而面對墮入法網或無法經營的兩難困境。香港在引入新法例時,必須深入研究各地的法例及豁免條文,盡量採取寬鬆的規管尺度,即使香港不是最寬鬆,也千萬不可比其他地方嚴苛,損害香港的競爭力。


執行競爭法例的規管架構


8. 就執法權力而言,最重要是有足夠的制衡,避免監管機構的權力過大及被濫用,民建聯認為,由不同機構負責執法與審栽,相對較為適合。至於架構方面,採用兩層架構,在問責性及中立性而言,亦相對較高,可提高監管架構的公信性。另外,鑑於公平競爭法十分複雜,而且牽涉範圍廣泛,宣傳及教育工作極為重要,規管機關除了執法之外,亦應兼顧公眾教育工作。


處理投訴及調查權力


9. 諮詢文件提出,只有規管當局才有權決定應否就投訴採取進一步行動。民建聯認為,此舉有助減少性質輕微、瑣屑無聊或出於惡意的投訴,避免因此妨礙正常商業運作。但必須確保運作過程的高透明度,例如監管機關決定啟動調查機制,又或經了解後決定不對接獲的投訴進行調查等等,均需要向公眾交代,同時需確保當事人有足夠的辯解機會。


與現有規管架構的銜接


10. 諮詢文件提出,授權新的競爭規管機構在與個別行業的規管機構作出協商後,發出指引及程序規劃,同時,各規管機構可簽署備忘錄,釐清各規管機構的執法權力。民建聯擔心,不論如何協調,現時已有競爭政策的行業,包括廣播業及電訊業,日後將無可避免雙重監管的問題。這兩個行業將同時受到現有的行業條例及日後制定的跨行業競爭法約制,面對行業規管機構及日後成立的競爭事務委員會的雙重監管。


民建或刑事的懲處方屬適當?


11. 諮詢文件提出,只要罰款額能相對地高,民事判處罰款應可發揮一定阻嚇作用,法例也可訂明違法者在一段期間內失去擔任公司董事的資格,以加強阻嚇作用。民建聯認為,只限於民事罰則的阻嚇力應已足夠,而且可釋除中小企業對誤墮法網的憂慮。


私人民事訴訟權


12. 諮詢文件提出,規定只有在規管機構栽定違反了競爭法的個案,方可提出私人訴訟;同時訂明必須於指定時限內提出私人訴訟。民建聯對立法表示憂慮,正是擔心中小企業因此被官司纏身,即使最終脫罪或勝訴,恐怕也無法承受長期訴訟的費用及壓力。除了維持現行競爭政策之外,立法時在法例加入上述限制,應是釋除中小企業疑慮的可行方案。


民建聯

2007年2月5日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