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虎君自願 莫要累街坊

2016.10.29


已是臨近十月底了。通常每年十月底至十一月中是會計師及納稅人最繁忙的時候,因要把握時間把今年三月底結賬的已審計財務報表呈上稅務局也。


因為政府的會計年度也是以三月底為結,故不少公司也從之。其實在香港來說,納稅人選擇以那天為年結,稅務局都會由得你。


有些新成立公司的納稅人因未曉得公司的稅務操作,總以為有錢賺才納稅,虧本了便應連報稅表也不用填報了,因為報了也是白報,費盡心機卻對雙方無利,不如大家慳D算了。


他們不明白填表是Compliance的一部份。納稅人要依據有關法律如公司法和稅法等把表填好,上呈稅局,待其審查後作出Assessment,此時方知納稅人是否要交稅。如果不依法規,不在限時前做好Compliance,會招至罰款或坐牢的。


要應付Compliance的難度不算高。總之有守法要求者,人人都要守之,此過程就是Compliance。


可是社會上總有這麼一幫人,其外表看來均屬飽讀詩書之輩,煙火不食,開口閉口講核心價值及法治精神,但又卻費盡心思,千方百計去違反之,尤其是有反政府意涵的各項議題,視Compliance如無物。


最新的例子是新當選立法會議員的宣誓環節。他們不可能說不知做議員要有宣誓的規定,因為此例早已存在多時。回歸後看宣誓亦非首次。初級法律常識有所謂Ignorance of law excuses nobody,即法盲無卸免也。


他們當中有二人真是亂叉咁嚟,視公眾如無物,向一個只存在於其心胸中卻不存在於世上的”FucKing”國家宣誓,願向此不存在的國度以粗口效忠。同時還一手持聖經,一面擘着大口說大話。怎麼不見神職人員出來申斥之?是教會為了參與搗亂或包庇,特赦了他們?他們已經背棄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有關規定,還有何顏面可以留下來?還說要以所有合法手段衝入立法會宣誓。由他們當選到現在,所為之事無一不違法!香港人會信之?


在此情況下,監誓者還能監什麼誓?不需要為他們作任何解釋了。監誓者可以代表一個不存在的國度為之主持監誓麼?有授權麼?還要在言詞中精挑細揀把粗口摘掉了,然後看看餘下者是否可接受地視為誓詞?


宣誓者能參與選舉,顯然已是成年人。今受制於反建制派,處處擺出馬前卒之態,復要向台獨分子及國際上的反華派賣乖,其立場至今已成騎虎之局!


與台獨分子聯系,說出連台獨分子也不敢口宣的言辭,如蔡英文始終只敢用「中國」稱呼大陸,那敢用FK?


內地有關當局對此豈能容忍?若以小學雞待之,許其細佬哥唔識世界,豈不是自認中國是FK共和國?要重新忍受「支那」之辱?為台獨分子開了一條過去無人敢行的出路?日帝和美帝將會因之而要重新部署其文攻武衛計劃。


開口就是「支那」。能慣熟以此言詞稱呼中國者必是日帝遺民或是三代漢奸!


可惜其人至今仍無悔意,還十分得意到處誇耀。香港人倒擔心今日之局,會讓內地官員看到香港表面雖平靜,原來潛藏着危害國家安全的因素。兩隻小學雞,可以把香港的有法治傳統的管治搞得進退失據!可能會輕易地聯想到訂立「二十三條」已是無可避免了。這不就是累街坊了麼?


如果駐港部隊需為之增兵,即使把兵暫駐深圳,也會讓國際評級機構大做文章。主權會降級,貸款成本增,股市樓市會波動。最終受苦者首當其衝就是港人。


梁主席和監誓人其實可以很簡單對付他們的:因為他們已經在眾目睽睽下向那個不存在的國度宣了誓,將以Fucking為之效忠,自然應向之申領其個人薪酬和各項開支。而且,其宣誓對象不是香港立法會和香港市民,自然沒有資格在香港的地方立足。應從此一分鐘起,禁止他們踏入立法會半步,參觀區除外。還應覆核他們持什麼有效外國護照入境?坐洗頭艇麼?


也想順便問問大狀如雲的政黨:表面上向一個不存在的國度宣誓效忠,自然不會有performance。心中卻在想如何向香港特區出糧。這算不算是有預謀的欺詐?立心行騙?貨不對版?


且不管他們是什麼「雞」了,豉油雞?涼拌雞?願意回頭者,依從法規Comply者,再原諒一次。仍想跟從日帝、美帝、台獨者,請便吧!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