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有脚搬搬搬 肉隨砧板刴刴刴

2018.11.26


十一月尾進院修理了幾天。日日面對牆壁與天花,又不許落床。隔床的老伯囈語連篇,日夜不停。一時要飲阿華田,一時又要食咖哩。估計他是醫院常客,因為男女護士走過,也不特別搭理。間中有個回答他說這是醫院,何來咁多嘢食?


正在納悶時忽閱鄭中正之大文《監管龍門搬搬搬》,引起筆者一時頗多的遐想。不妨步其後塵,來一篇「肉隨砧板刴刴刴」,以為應和,也解我愁懷。


香港會計師公會是民主和文明的專業團體。倘小會員口若懸河之時不小心有所觸犯,也應「有怪莫怪,細路哥唔識世界」吧!


鄭的文章上網可查。相信他也必會大範圍地寄給各界。不在此引述了。


其實他的部份觀點,筆者也曾「英雄所見略同」地發文表達過。見《信報》2013年11月16日之《奪權聲聲急 相爭步步艱》。


「搬龍門」,已成為本地政界人士的常用語。不需define,也知何所指。一般來說,多是弱勢者指責強勢者之指控。不無癩猫、欺人、恃強凌弱、大蝦細之寓意。


龍門腳是固定在地的。故此搬動龍門,起碼要有足夠的人力方可成事。搬好後,也要有足夠人員在固守,否則白天搬了,晚上又給復原,則搬了也是白搬。


根據Do it right at the first time and every time 之喻,改動後之龍門,其四條柱需裝有轆轤。搬換起來便隨心所欲了。球例沒有不准球員站在場內,用手扶着門柱的。所以,左邊一個人,右邊一個人,順着球勢左推推,右壅壅,想不入球都幾難。或反過來,想不讓人入球亦是同一道理。


如是有銀兩者,更可配備電子設備,遠距離遙控之,更加乾淨利樂也。


至於「肉隨砧板刴刴刴」,則大件事得多。古人﹝相傳是石達開﹞有謂:「磨礪以須,問天下頭顱幾許;及鋒而試,看老夫手段如何」?執刀者當然意氣風發,捱刀者則鼻哥窿都冇肉也!


一般業者多反映,compliance衍生出來的陷阱防不勝防。若因Practice Review執出來者,面對着白紙黑字,大都有口難言。既已是砧上之肉,你說罰款也好,停牌也好,你話幾多就幾多算了。禍是自己闖的,怨不得人。幸好大家都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耶?


民主派中人有「違法達義」之說。不知梁繼昌或「民主會計師」中人可有揭竿而起之義舉?


記得初入行讀會計時,書本上說會計是Arts。藝術也,知唔知?既然行內外都有此共識,就不應把會計和審計工作視如製造業的生產線般,工頭天天向着辦事人員吆喝着,快快脆脆,萬勿執輸行頭,一如差利卓別靈的《摩登時代》之工人一樣。出貨快,好世界!怎可會給你機會去「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註:此句摘自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之《琵琶行》。非粗口也﹞。


慢工出細貨,使你講?處之如藝術,成品質自好。如按收回成本之算盤計,不知客戶可否承受這Activity Accounting計出之成本呢?

早前有個老友客戶想找個行家做個「撤銷註冊」的事務。公司已無什麼資產負債了。筆者不想賺他的錢,遂給推薦一個老實巴交之同行。此君說「係你要嘅就二千八吧。若嫌貴…」。筆者聞之滿心酸痛!不想讓他說下去,就此價錢便了!看啊:二千八呀大佬,你想要什麼樣的服務呢?一張資產負債表;一張損益表。然後起碼十頁Notes。審計或秘書檔案裏還要有相應的compliance的描述。每張表的簽字畫龜都齊全,方可出街見人。否則,「左都御史」來臨時看到,就是inadequate了。


面對證據需有懷疑態度。面對銀行來往之數則應金精火眼盯着看可有洗黑錢之嫌。這些工作已屬常規之內。一時側側膊以為可過關,最後也會付出代價。同寅們,還是執生為尚也。

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