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證券及期貨條例草案》的意見

1999.08.06


致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1999年證券及期貨條例草案》的意見


證券及期貨業的監管架構要趕上市場步伐發展,社會各界並無異議。民建聯歡迎政府諮詢公眾對《1999年證券及期貨條例草案》的意見,提出新的規管目標、界定監管者的角色、引進新制衡機制及促進資料披露等建議。


民建聯認為,新的綜合監管條例固然應當提高監管者的綜合監察能力,為投資者提供更佳保障;但條例亦要對監管者的權力有適當的制衡,避免對經營者過多干預,妨礙市場的健康發展。


以下是民建聯對《1999年證券及期貨條例草案》的意見:


一. 證監會可以行使調查上市公司權力的條件


民建聯同意加強證監會核實上市公司簿冊紀錄真確程度的權力,認為這有助改善現時金融監管架構中,位於前線的聯交所未能對上市公司發揮有效監察的問題。不過,條例亦應列明在那些情況下,證監會可以運用其調查上市公司的權力,雖然有關規定也可保持一定的靈活性。


二. 索取核數師的工作底稿


政府建議賦權證監會索取受調查上市公司核數師的工作底稿。民建聯認為,這項建議頗具爭議性。核數師的工作底稿屬於私人的資產,牽涉到核數師專業工作的保密性;調查機構應否擁有毋須經法院批准而可以索取的權力,值得商榷。


民建聯建議,證監會在調查上市公司的簿冊紀錄時,除了可以根據現行法例,向法院申請頒令要求核數師提供文件外,亦可要求核數師另外以書面解釋其所提出的問題。如認為有需要,證監會可要求核數師作進一步澄清。


三. 證監會有權接觸與上市公司有合約關係的另一方


政府建議授權證監會接觸與上市公司有合約關係的另一方,以確定簿冊和紀錄的真確性,民建聯原則上同意。但如果另一方屬於非上市公司,則賦予證監會的權力,應只限於邀請合作性質,減少過分侵害非上市公司的權益。


四. 賦予核數師舉報免責權


政府建議賦予核數師法定免責權,檢舉上市公司帳目內懷疑是屬於詐騙或不當行為。民建聯認為這措施要審慎處理,避免影響核數師與上市公司的關係,混淆核數師監管上司公司的主要職責。


民建聯建議擴大舉報責任,強化上市公司前線人員,例如全職董事、公司秘書、財務總監、及高級管理人員等檢舉違規行為的職責。同時,條例應列明可被檢舉的違規行為的範圍,例如嚴重失當行為和董事操守問題,清晰界定檢舉準則,避免籠統地開列可供檢舉的範圍。


五. 證監會可向法院申請強制上市公司執行《聯交所上市規則》


政府建議賦予《上市規則》及《收購合併守則》法定效力,使證監會可以向法院申請,發出執行上市規則令,法院亦可施加制裁。


民建聯認為,若給予《上市規則》法律上的支持,不可因而令應用《上市規則》時,過於傾向採用法律條文般的註釋。證監會的職員主要是來自法律界,但證監會應注意《上市規則》採用市場運作導向,具備一定靈活性。透過法院執行上市規則,應是最後採取的一個方法。


六. 成立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


政府建議擴大內幕交易審裁處,成立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專責處理內幕交易、市場操控及其他市場失當行為。


民建聯關注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受理案件的準則。如果一些原來由於證據不足未能交由法院處理的案件,較容易交到審裁處審理,而在審理期間,受調查的機構被公開,其聲譽及業務便一定要受影響。即使最終證明其清白,該機構已難免蒙受損失。條例應設有機制,防止出現這種不公平的情況。


七. 上市公司董事的責任


民建聯建議政府檢討《公司法》,尤其是當中有關董事責任的部分,令本港對上市公司董事的監管與國際水平看齊。


按現時的《公司法》,上市公司董事發生誠信問題時,處理辦法相當困難。對一些懷疑有問題的個案,監管機構可能難以跟進調查。同時,投資者因為上市公司董事的誠信問題而蒙受損失,也很難根據《公司法》提出索償。政府應修改《公司法》,讓投資者有適當途徑控告失責董事。


八. 保障小股東的權益


政府應檢討在現行制度下,小股東是否擁有合理權利,提出議案,彈劾董事的失責行為。現時,小股東要召開合法會議,必須取得百分之十的股東支持。當董事酬金過高、頻密供股、不派息或派息太少等,引起小股東不滿時,小股東卻往往無法召開會議,提出彈劾董事的議案。


此外,政府可考慮強制上市公司成立審計委員會,其成員以獨立非執行董事為多數,加強對上市公司的監察水平。


九. 審批牌照的透明度


按政府建議,證監會將向中介機構發出單一業務牌照,減低成本及簡化申請程序。證監並且將獲授權,可藉附帶發牌條件來限制中介機構經營業務的方式。


民建聯認為,由於發牌程序將比以往更為集中,證監會在審批牌照過程時,應盡量提高透明度。同時,證監會在發出附帶發牌條例時,必須說明施加附加條件或限制的原因,以免令有關機構無所適從。


十. 可判處的罰款數額


條例建議賦予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有權判令涉及市場失當行為的人繳交罰款,最高數額為一千萬元。


這個罰款數額,比美國證券交易會訂立的最高罰款額五十萬美元(約三百九十萬港元)為高。若以市場成交量而言,本港的市場失當行為所可能造成的系統風險,應比美國為低。政府應提出理據,解釋為什麼本港需要較高的罰款上限,令公眾信服。


十一. 不訂立各種類型的罰款數額或層級架構


證監會不建議就各類型的失當行為預先訂立罰款數額或層級架構。可是,政府應考慮可就各種違規行為訂立不同的罰款數額,例如不涉及欺詐的違規行為、涉及欺詐或罔顧他人的行為、涉及欺詐並導致他人損失的行為等,以發揮更大的阻嚇力。


十二. 規定上市公司為非執行董事購買保險


為了使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能夠安心履行其監察責任,並吸引高質素的專業人員出任非執行董事職務,民建聯建議效法美國,規定上市公司必須為非執行董事購買保險,以便上市公司出現問題時,非執行董事不須承擔因為純屬管理層的管治失當而產生的責任。


十三. 證監會有權查察銀行的證券業務


建議中的新發牌制度,賦予證監會更大權力,將其查訊權擴展至獲豁免發牌的交易商,即銀行及認可機構等,使證監會有權向銀行的證券業務索取資料。


民建聯認為,證監會與金管局應研究現有的監察工作安排是否有改善的空間,避免證監會獨立進行查訊銀行證券業務時,與金管局出現意見分歧。


最後,民建聯指出,進行法例上的改革,改善金融市場的運作,固然重要;可是,制定政策、如何執行法例亦同樣重要,這又與監管人才的質素及監管機構的研究資源有關。政府應加快培育本地的金融業專才,尤其是監管人才,減少過往向外求才的情況。財經事務局、證監會、以至將來成立的新交易及結算所,應提高他們對金融專業知識、資訊科技及監管法律的認識,於市場上吸納相關人才,提高整體監察水平。


民主建港聯盟謹啟

一九九九年八月六

新聞查詢:民建聯財經事務發言人、立法會議員曾鈺成(電話:2104 3013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