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擲千金

2019.06.06


《施政報告》發表翌日,我主持了第一次行政長官答問會。除了梁國雄抓住曾蔭權讀錯字不停發言嘲笑,要我多次制止之外,會議進程尚算順利;行政長官一共回答了18位議員的提問。在答問過程中,批評曾蔭權最嚴厲的一句話,竟然出自平時對政府十分支持的民建聯主席譚耀宗。


譚耀宗是第16位提問的議員。出乎意料地,在他前面的15位議員,竟沒一人問及《施政報告》裏最受爭議的生果金,到譚耀宗才提出這問題。譚說,曾蔭權有關生果金的說法,「傷透了長者的心」;他更批評,引入資產審查的做法是「倒行逆施」!


對於譚耀宗的批評,曾蔭權顯得十分不快。他沉著臉,喝一口水,停頓了半晌,然後作了很長篇的回應。他指出,「敬老」不同「養老」;如果生果金的作用是敬老,那只須要維持象徵式的金額就夠了。另一方面,如果長者要靠生果金過活,提高金額就很合理;但這樣一來,生果金的作用就不再是敬老,而是養老了,那就要考慮政策是否可持續了。曾蔭權問:「如果對沒有需要的老人家也發生果金,那金額是否真的要增加到1000元呢?」


曾蔭權這番理論,自有他的邏輯,貫徹了特區政府(以及回歸前的港英政府)一貫奉行的「審慎理財哲學」。不過,他的說法等於承認了生果金提高到1000元同時引入資產審查,它的性質已從敬老變為濟貧了;亦即是說,按曾蔭權提出的做法,原來有敬老意義的、所有長者受惠的生果金,要被取消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裏,生果金繼續是社會議論的焦點。有少數聲音贊同曾蔭權提出的道理;但反對領取生果金要接受資產審查的人佔了大多數。譚耀宗指曾蔭權「倒行逆施」這句話,被廣泛報道和引述。


立法會裏,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罕有地站在同一立場:除了個別議員之外,所有黨派和議員對《施政報告》有關生果金的說法都不同意,表示失望。泛民議員紛紛聲言因此要對《施政報告》致謝議案投反對票;建制派議員也表示要提出修正案,要求增加生果金、反對資產審查。


答問會後的第二個星期五,我在立法會宴會廳第一次主持議員和官員的午宴。我擔心生果金的爭議會令議員和官員心存芥蒂,影響宴會氣氛,於是致歡迎詞的時候拿生果金和「掟蕉」開了個玩笑,引起座上一片笑聲,令場面輕鬆一點。但我注意到,坐在我旁邊的曾蔭權在整個宴會過程一直顯得滿懷心事,比平時沉默得多。我又見他從口袋裏掏出紙條細閱,像學生進入試場前拿筆記作最後溫習。


午宴臨近結束,曾蔭權突然表示要向議員說幾句話。他走到麥克風前,用平淡的聲調對大家說,午宴結束後,他將會見傳媒,宣布把生果金增加到1000元,並且擱置資產審查機制。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喜訊,議員們先是一怔,繼而熱烈鼓掌。


一星期後的《施政報告》辯論,致謝議案高票通過。這是曾蔭權在生果金問題上讓步換來的。立法會各黨派意見一致,迫使政府屈服。


一不離二;不到一個月,政府在另一個問題上再次被迫向立法會屈服。(八)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一擲千金


刊於 信報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