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遊記

2013.11.02


十月中旬,與十數個朋友參加了一個四川旅遊團,目的地主要是九寨溝、黃龍和長江三峽。


團中不少人皆是已移民美加者。他們憑此「假洋鬼子」身份,可以在域外參報一個得到內地一些商業機構贊助的旅遊計劃,只需支付約二百元加幣或等值之美元便可。機票要自己另買。等於說是在酒店住宿和旅途交通和團食方面得到實惠,節省了不少。


一看便知此計劃有統戰成份,即要吸引美加華僑多多回國觀光,藉此牽引住他們對祖國和中華文化的向心。越多人捧場,越有利於團結廣大海外華人也。


酒店的級別不高不低,有三星半至五星的,也算舒適,住得令人滿意。但是在旅遊旺季時期,加上人人都是為觀同樣的光而聚集到有關區域之時,各種配套服務便不是事前可預料的了。有些經驗真是在內地長時間遊走如筆者的,也是第一次經歷。


例如幾大隊中外人馬先後到達酒店,等候逾半小時取房匙應無怨言。但是排隊等電梯卻是令人印象難忘的。因行李多,加上人擠,你推我攘互有指責也很難免。


有人懂得走捷徑,先上後落或先落後上同時進行,結果層層電梯門打去時,都是全院滿座。外面等候者想上難上,想落也難落。


團員中有老經驗者找來一部行李車,把幾家友人的行李放好,不動聲色地把車子推到一邊無人注意之處,然後閃閃身把車子推到載貨電梯,藉此避開擠迫的人群。離開酒店時也是重施故技。商約好幾家人一早把行李集中起來,自已搞掂。


在這種情況下,大概可估計到吃早餐時的墟陷場面了!也可說是前之未見也。客人要在餐廳外排隊等候逾半小時才能入座。加上出發的時間又緊迫,匆匆而食,匆匆而退者大不乏人。加上食後還要上樓回房取物者不少,於是又要費時等候上落電梯了。醒目團友自備膠袋,把來不及吃的雞蛋及麵包帶上幾個,也不見得有何不當。早點離開,正好把位子讓給後來人呢!高風格!


作為主力觀光點的的九寨溝,其風景之美是沒得說了。可惜人太多而配套服務不到位,還是令人留下不少憾意。


那天早上到達,導遊早前說是可包一輛旅遊車的。對方說無問題,於是一直等。等了一個小時有多,才知此君是「大隻講」,當日什麼車都包不了,只可坐公共巴士。坐巴士也不是問題,反正人人平等一齊坐。區內不少景點,點與點之間也是要坐車的。站上有人維持秩序,也算整然。


可惜回程時記不起是那個站,維持秩序者不知何去,一時即見亂象環生。筆者一群人在欄內守規排隊。過了五、六輛空車後也上不了車。回首一望,見除自己團友外一無他人。原來其他候車者都站到欄外,一見有車到站便一擁而上。守秩序者頓變成一群不懂靈活走位的傻佬!永遠也上不了車。


幾個男人立刻動腦筋迅速應變,一見有車到,馬上由四人分開兩邊在門旁頂住擠車者,讓老弱婦孺團友先由中間上車。一個死肥仔不知說着什麼話,并用臂壓着筆者想把筆者迫開。筆者眼見單憑蠻力頂不過他,便用肩回頂一下把他送了上車。他達到了目的了,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於是筆者便尋得空間從容上車。六十年代艱苦練成的擠巴士故技今日重施,仍然管用!


妻子招手說有個座位,原來是坐於其旁的一個婦人叫她的兒子讓座的,小子就站在母親身旁。連忙說聲多謝!還說小兄弟辛苦了!他們都說「沒事,應該的」。可見內地人也不都是如有些人說的那麼差。爭是要爭。因為不爭便什麼都沒有了。爭完了,便回復和氣文明了。


過了兩個站,是區內唯一的餐廳之站,特別多人。站頭有兩名穿制服像武警模樣者維持秩序。前面近餐廳處有五警一字排開,其身後是湧湧的人頭。秩序井然!無人插隊。可見有人站崗的作用是多麼重要。演藝界猛人說「中國人是要管的」也有其道理。當然也不可以之「放諸四海」。總之是可以相對,不可絕對吧!


導遊在車上念念不忘述說商業機構對團費的贊助。明示大家應酌量幫襯,但也沒有什麼要脅之語。想是大家都知旅遊文明之道了。


途中較有難度的關口不外是賣藥品的、珠寶的、茶葉的和土特產的。團友中總有些人是見嘢便買的。倒是賣方的開天殺價的方式令人甚感不慣。不少人都有還價兩成即成交的經驗。好像很過癮,實在嚇死人!看來導遊的感覺良好。回頭在車上也唱了不少歌。歌聲動聽,足見心情不懷也。


在成都時曾遊文殊院。文殊菩薩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以辯才無礙著名。殿外有一副對聯,十分有意思。聯曰:「見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 慧生於覺覺生於自在生生還是無生」。旅遊者,過眼雲煙耳!樂過了,怨過了,便是了了。如仍放不下,豈非永無了了!


刊於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