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談政治

2019.08.13


考察團的交通安排引起了一些矛盾。立法會秘書處準備租用兩部跨境旅遊巴,載著整個考察團和工作人員進行訪問活動;但有部分參加考察團的建制派議員卻另有打算。


不少建制派議員對廣州、深圳等城市早已非常熟悉,到這些地方考察對他們的吸引力不大。同時他們覺得,考察團的主角是泛民議員:傳媒的興趣都會集中在泛民身上,看他們怎樣「做騷」。


在考察團的行程安排確定之後,多名建制派議員表示只想參加其中部分項目,要求遲到或早退。他們各有自己的「兩地牌」汽車,可隨時自行往返,十分方便。


這「自由行」計劃引起了泛民議員不滿。他們當中有6人沒有回鄉證,要憑一次有效的證件,在同一時間集體進出境。他們說,如果其他議員可以遲到早退,而他們卻必須跟隨大隊,就是對他們歧視;除非往返安排一視同仁,否則他們將退出考察團,以示抗議。


我認為,出於對接待我們的主人家表示尊敬,考察團成員不宜任意離隊。為照顧部分議員身有要務,要遲一天起行,我請秘書處通知內地有關部門,考察團將分成兩批,分兩天出發;但所有團員,去程和回程都要集體乘坐立法會安排的專車,不應離隊自行往返。這安排平息了泛民議員的情緒。


考察活動共4日3夜,頭兩天在深圳參觀了鹽田港、東部華僑城、比亞迪汽車公司、國際物流中心、寶安國際機場、環境園等,效果很不錯,議員們對深圳的發展都讚不絕口。


第三天早上參觀了廣州一個垃圾焚燒發電廠和國際會議中心之後,就是與廣東省副省長萬慶良的座談會了。在路上,我和議員們說好,有什麼「手信」要交給萬慶良,全部可通過秘書處職員交給對方工作人員。我們又商量好議員提問的次序:兩個事務委員會的主席先問,然後建制與泛民議員「梅花間竹」,輪流發問。泛民議員中,在兩位主席之後發問的,第一人是陳偉業。


到了會場,我們按內地習慣先行入座,等候接見的官員。坐了一會,未見萬慶良,卻有工作人員把我請到隔壁的房間。原來他們看到陳偉業帶了兩本有關「六四」的書進場,擔心他會拿那兩本書到副省長面前鬧事,要和我商量怎樣處理。我跟他們嘀咕了差不多10分鐘,才返回接見大廳。


萬慶良進場,先作了個開場白,說了許多誇讚香港的話;然後,他對考察團報告廣東省的經濟成就、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省政府應對金融危機的措施,以及粵港環保合作等等,說了一個多小時。到他說完,已接近座談會原定的結束時間。他同意加時20分鐘,讓議員提問。


一共5名議員提了問,當中4人提出的都是有關經濟發展和環保事務的問題,唯獨陳偉業問的是「平反六四」。萬慶良似乎對這問題早有準備,他稱讚陳偉業「對歷史挺有研究」,但他說,由於陳的提問已超出了時間,又超出了訪問團的交流主旨,他不作回應了,「有機會可私下再談談。」


座談會順利完成,工作人員放下了心頭大石;訪問團輕鬆愉快地進行餘下的參觀活動。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 主席八年 - 必談政治

刊於 信報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