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特怪象

2018.01.18


特朗普上星期再次口不擇言,在白宮辦公室開會時,用了被形容為「令人震驚的」、「可恥的」、「種族主義的」髒話來評論某些有國民移居到美國的國家。經傳媒披露後,美國內外各方紛紛譴責,被冒犯的國家要求特朗普道歉。面對這軒然大波,特朗普擺出一貫的無賴態度,對所有指控不承認、不道歉,還要大言不慚地說:「我不是種族主義者;我是最不會種族歧視的人!」


政治人物說錯一句話而要鞠躬下台,世界各地時有發生。但是可以肯定,這一波環球譴責特朗普的浪潮,將會和以往發生過多次的批特浪潮一樣,最多延續至下一個浪潮掀起便被人忘掉,對特朗普絲毫無損。自特朗普成為全球的焦點人物以來,所有和他有關的新聞都證明,特朗普可以為所欲為,從不用害怕受到甚麼懲罰,也從沒有受過任何懲罰。他愈放肆,愈得意。


你或許會說,特朗普胡作非為,一定會受到選民的懲罰;到他本屆任期結束,美國人民便會用選票把他逐出白宮。但請不要忘記,特朗普的誇張言論、狂妄作風、荒謬主張、歧視態度以至欺詐行為,在他競選總統的過程中早已表露無遺,美國人民卻依然用選票把他送進白宮。這不是證明他所做的一切,得到的是獎勵而不是懲罰嗎?所以他躊躇滿志地說,他的成功,證明他不是一般的聰明,而是天才!


特朗普為甚麼享有這等超然地位,可以任意妄為而毋須承擔後果?去年初出版的一本書《特朗普怪象剖析》(Trump: Anatomy of a Monstrosity,作者Nathan Robinson,《時事》雙月刊總編輯、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哈佛大學社會學博士生)對這問題有相當中肯和透徹的分析。


Robinson指出,特朗普把資本主義社會裡人們最醜惡的品質集於一身。這些醜惡品質其實每個人身上都有一點,只是特朗普肆無忌憚地、毫不羞恥地把它們盡情發揮。人們一面譴責特朗普,一面卻潛意識地認同他所代表的價值觀念。問題不光是出在特朗普一人身上;問題出在整個社會。


Robinson在書裡說:「特朗普教導人們,卑鄙才會贏;最無恥最無良的人,爬得最高。但是,這現象只有在特朗普式行為得到獎勵的制度下才會發生。」

新聞聯絡:刊於 am730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