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煎何急

2019.08.27


2010年發生了兩件出人意表的大事:其一是公民黨跟從社民連發動「五區總辭」,其二是政改方案獲得通過。


作為立法會泛民陣營裏的兩個政黨,公民黨和社民連之間的關係一直不見友好,有時甚至頗為緊張。黃毓民在會議廳「擲蕉」,遭到與公民黨關係密切的陳方安生越洋批評,黃毓民反唇相譏。社民連「掃台」,公民黨開記者會表示遺憾。黃毓民在立法會競選中文大學校董,公民黨議員梁家傑和吳靄儀不投票支持,黃毓民公開表示不滿。2009年6月灣仔鵝頸區區議員補選,社民連成員季詩傑是泛民陣營的唯一候選人;黃毓民要求公民黨和民主黨給予支持,兩黨反應冷淡;黃毓民對傳媒說:「我們不敢『高攀』余若薇,要她去拉票;但陳淑莊(公民黨港島區立法會議員)竟然打退堂鼓(不願出名支持季詩傑),這是民主派的悲哀!」


公民黨和社民連之間的梁子是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時結下的。兩黨都是在2006年成立,2008年第一次以政黨的名義競逐立法會議席。在地區直選的每個選區,兩黨分別都派出了候選人。身為社民連主席的黃毓民在九龍西選區出戰,他在選舉論壇上猛攻同區的公民黨候選人毛孟靜,比攻擊建制派的候選人還要狠。


黃毓民事後解釋說,這是最有效的選舉策略:以他的辯才,他去打誰,誰便要失選票;但是如果他打某個建制派候選人,對方失去的選票只會流向另一個建制派,不會轉投給他。他要贏得議席,就要打泛民陣營中較弱的候選人,搶她的選票。


黃毓民認為這策略不但適用於九龍西,而且同樣適用於所有選區,所以他打的不只是毛孟靜,而是整個公民黨。他譏笑公民黨人是「藍血人」(與基層民眾有距離的貴族);又批評公民黨「面目模糊」,說要雙普選,但又派人在功能組別參選。他更抓住湯家驊曾經游說李柱銘再參選法律界功能組別的故事,作為公民黨民主立場不穩的罪證,「專攻狂砌」。


選舉結果,黃毓民以九龍西得票第二位勝出,得37553票,遠多於贏得議席所需的票數;毛孟靜只得17239票,以2000多票敗給贏得最後一席的建制派候選人梁美芬(19914票)。公民黨自然有理由埋怨,是黃毓民把議席從毛孟靜手中搶走,送給了梁美芬。


在新界西,打公民黨旗幟參選的張超雄,在選舉論壇中同樣受到社民連候選人陳偉業的狙擊;張超雄最終也敗選。


在九龍東,公民黨梁家傑成功當選,但得票在4名當選議員中排在最末。黃毓民叫陶君行(社民連九龍東候選人)集中火力打梁家傑,陶君行不聽,就是要打建制派的陳鑑林。黃毓民說:「我罵陶君行,你打陳鑑林有什麼用,他是贏硬的。如果陶君行肯聽我說,打梁家傑,社民連便可贏得九龍東的議席!」


當上議員後,黃毓民在記者面前批評公民黨小器:「碰面也不肯和我打招呼!」又說:「公民黨見到我,就像見到殺父仇人!」我想,這也難怪。


公民黨和社民連兩黨的作風南轅北轍,又在選舉裏結下了深仇大恨;但社民連倡議「五區總辭」,公民黨竟是追隨的唯一政黨!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 主席八年 - 相煎何急

刊於 香港仔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