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辭爭議

2019.09.03


社民連最初提出「五區總辭」,許多人都認為是嘩眾取寵,沒把它當真;到2009年9月,人們開始覺得「五區總辭」有可能真的發生。


公民黨在9月上旬舉行集思會,會後發表「普選宣言」,明確支持「五區總辭」,改變了黨魁余若薇先前表示的保留態度;該黨並提出更激進的建議:


五區補選後,如果政府在一年內不提出並落實普選路線圖,全體泛民議員將於2011年7月1日總辭抗議,同時要求行政長官曾蔭權因違反競選承諾引咎辭職。


社民連的3名立法會議員分別屬於九龍西、新界西和新界東3個選區,他們早已表明願意辭職;在餘下的兩個選區香港島和九龍東,公民黨都有議席。所以,有公民黨參與,總辭便可成事。


不過,兩黨仍希望爭取民主黨參加。社民連發表「五區總辭全民公決政治說帖」,提出「五區總辭」的人選,應按泛民各黨派在立法會所佔直選議席比例派出,即民主黨派出2人、公民黨1人、社民連1人,最後1人從各獨立議員協商產生;如果有部分泛民黨派不願參與,社民連3名議員願意全部辭職。


立法會議員辭職,要付出的經濟代價非同小可。議員一辭職,便立即要失去議員收入和開支津貼;議員助理要離職,議員辦事處要關閉。如果參加補選,又要投入一筆選舉經費。即使通過補選贏回議席,任滿酬金也要扣去了一截,經濟損失加起來不下數百萬。萬一補選輸了,損失就更大。


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公民黨對參加總辭比其他泛民黨派顧慮較少。公民黨的主要成員被視為泛民中的貴族,他們個人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都比較優越,少拿幾個月立法會的資源,甚至放棄了議席,對他們來說算不了什麼,不像來自基層的議員那樣要面對經濟困難。


包括民主黨在內的其他泛民黨派,不能不認真考慮辭職要付出的代價是否值得。最重要的問題是總辭對爭取普選到底有多大作用?把辭職誘發的補選叫做「變相公投」,政府和建制派當然不會承認,一般市民又會怎樣看?在補選中投票給泛民候選人的市民,有多少是有意識地投票支持普選?投票結果會影響政改方案嗎?


民主黨內部對總辭的意見分歧。先前提出過總辭名單的司徒華,後來卻反對總辭;另一名元老李柱銘則力撐。二老的分歧更公開化,司徒華批評李柱銘支持總辭是「沒有認真為民主黨想」。有部分少壯派要求民主黨支持總辭,主流派則堅決反對;這後來導致民主黨的分裂。


2009年11月18日,政府發表《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當中沒有提及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辦法。翌日,社民連及公民黨宣布合作發動「五區總辭」。黃毓民強調仍希望民主黨參與,並等待下月中民主黨特別大會作出決定後才落實總辭名單。


12月13日,民主黨特別大會以壓倒性票數否決參與總辭;「五區總辭」行動總發言人余若薇對此表示理解。總辭名單隨即決定為社民連3人加上公民黨的梁家傑和陳淑莊,5人將在2010年1月中辭職。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 主席八年 - 總辭爭議


刊於 香港仔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