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虎謀皮

2019.04.29


醫務委員會本月初否決了4 個放寬海外專科醫生來港執業實習期的方案,社會輿論譁然。其後多個醫生團體聯合提出第五個方案,醫學會決定採納,提交醫委會表決。


按該方案的要求,在衛生署和大學工作的海外醫生獲豁免實習所需的工作年期,要較在醫管局工作長。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方案不是一視同仁,令人以為在衛生署工作的醫生不及醫管局的醫生卓越。


醫學會否認林鄭的批評,但同意「微調」他們的方案,讓非本地專科醫生不論在醫管局、大學抑或衛生署工作,通過執業試後,一律只需再臨床工作滿18 個月,即可豁免實習,正式執業。這微調方案看似一視同仁,其實關鍵在於「臨床工作」的定義:醫學會所指的「臨床工作」,不包括在衛生署和大學醫學院的工作;這樣,「微調」後的方案實際上跟原來的沒有分別。兩間大學醫學院都反對微調方案:中大醫學院表示,將「臨床工作」定義為公立醫院服務,等同否定教學及研究的重要性及貢獻;港大醫學院指出,為要大幅增加醫科生人數及駐院醫生培訓名額,對高水平醫學教授的需求正處於歷史高位,醫委會應充分考慮這需要。


其實說來說去,那些代表醫生利益的團體,不管打什麼冠冕堂皇的幌子,不過是千方百計阻撓海外醫生在香港行醫。


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說,政府希望吸引海外醫生來香港工作,「方案越寬鬆、簡單,以及越具吸引力越好。」這恰恰是醫生團體最不願見到的;叫他們支持真正的放寬政策,無異與虎謀皮。


在立法會裡,民建聯和民主黨分別提出立法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建議。民建聯提出讓成功「過七關」的海外醫生毋須考執業試即可註冊;民主黨則建議參考新加坡的做法,容許國際排名高於香港的海外醫學院畢業生,取得專科資格後來香港,在公立醫院或大學醫學院工作滿六年,即可免試成為註冊醫生。


兩個政黨的建議,不無爭議;而由議員提出的「私人條例草案」要獲得通過,幾近沒可能。但兩黨的舉措反映了社會對醫學霸權的不滿,自會贏得起碼一部分市民的支持,對只顧維護自己利益的醫學界增加幾分壓力。

刊於 香港仔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