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場抗議

2019.09.05


2010年1月12日,公民黨和社民連共同公布「五區公投運動」計劃,目的是「要為市民製造一人一票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表態的機會」。兩黨共有5名議員定於1月27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宣布辭職。


兩黨給「公投」訂立了成敗標準:如果補選的投票率達到五成或以上,且兩黨的5名候選人所得的總票數高於建制派在各區的最強候選人得票總和,「公投」便算成功,兩黨即在立法會反對政改方案。如果投票率達五成,但兩黨總得票低於對手,便會承認失敗,「不排除」要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如果投票率不足五成,「公投」便告無效,兩黨將另行考慮是否支持政改方案。


這「遊戲規則」遭到泛民陣營中反對者的質疑和批評。司徒華直斥「公投」計劃「邏輯混亂」;民協馮檢基也認為計劃「很矛盾、混亂和不清晰」;街工的梁耀忠則質疑勝負準則太複雜,指「公投」不會達到預期的政治效果。


公民黨裏一向反對「五區總辭」的湯家驊繼續唱反調,說要「豪賭」便應以自己的政治前途作賭注,輸了公投就應退出政壇,不應支持一個違反自己政治理念的政改方案。


對於泛民盟友的質疑,黃毓民回應說,兩黨進行的只是「變相公投」,不應用正常公投的準則來衡量。余若薇則表示,即使他們在自己制訂的準則下輸了,亦不一定會跟隨結果投票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


1月26日,公民黨和社民連5名議員在近百記者圍觀下,在立法會大樓門外簽署辭職信,然後向秘書長吳文華遞交。辭職信說明3天後才生效;5名辭職議員要在27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宣讀「辭職宣言」。


5人的「辭職宣言」是作為「個人解釋」提出的。立法會《議事規則》有容許議員在立法會會議上作「個人解釋」的規定,但議員須預先向立法會主席提交擬作解釋的文本,確保該解釋「不會引發辯論,以及內容恰當」,才可獲主席批准;議員宣讀解釋時,不得偏離獲批准的內容。


即是說,他們「辭職宣言」的內容事先要交給我審查。這當然是十分特殊的規定:議員在會議上一般發言的自由受法律保障,不可能把發言稿交主席審查。但「個人解釋」是不容辯論的;文本事先交主席審閱,是為了確保其中沒有包含可能引起辯論的內容,以免對其他議員不公平。


5名議員中有4人都遵照《議事規則》把宣言稿交來給我審閱,並按我的要求刪去了其中對政府或其他議員有貶損意思的字句。只有梁國雄一人拒絕讓發言稿被審查,寧可放棄宣讀宣言。


在1月27日的會議上,黃毓民第一個宣讀辭職宣言。他剛要開始,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舉手發言說:「對於有5位議員以辭職來進行『公投』、『起義』,利用立法會會議作宣傳,我們感到非常不滿。我們現在離場抗議。」多名建制派議員隨即離開會議廳。


接著,留下來的民建聯議員陳鑑林指出會議廳內不足法定人數。我宣布暫停會議,響鐘傳召議員。15分鐘後,仍沒議員回來,我按《議事規則》宣布休會。5名辭職議員於是不能在立法會會議上發表他們的辭職宣言。



#曾鈺成 #時事評論 #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離場抗議

刊於 香港仔

會務顧問 曾鈺成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