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突變

2017.11.12


「風雲突變,軍閥重開戰,灑向人間都是怨,, 一枕黃粱再現……」

方自重讀毛伯伯一首寫於1929年的詩詞,收到香港會計師公會的理事選舉文件。結合起來一看,不禁佩服毛伯伯幾十年前便已看到今日的局面。


從候選人提供的單張,可看到會計師界有兩大軍閥座鎮,一邊是梁繼昌一人領軍,龔耀輝和鄭中正二人則聯名合作。


梁支持一個團隊,由馮領業帶領,包括有李淑儀、梁文俊、梁文傑及李健恆。龔則和鄭支持區紀倫、宋婷兒及杜健存。


馮的團隊要求減CEO的薪水,降低會費、普選會長、打擊無牌冒充者、改善會計師的工作環境及設立研究小組,提出發展政策。


龔和鄭支持的則是一人一票選會長、把現金回饋會員,還有增加對中小所及年青同業的支援。


講就係咁講!筆者認為可以行得通的將會是降低會費而已。


減CEO的薪水?這是有合同保障的。且區區500萬元,除以4萬多會員,每人負擔百來元而已。2017年度,總薪金近1億4千萬。打打官司,一樣要花費。打贏打輸,兩方也是顏面何存?說不定當年有份決定聘何人者,也要出來解話。一個不留神就會變成炮打當權派了。


近年來不少大機構如聯交所,會計師公會等都在極力提倡「內部監控」。對此500萬薪酬,公會的內部監控是怎樣運作的,誰提出此提案,有誰附和,討論時有沒有參考其他機構和資料,如公務員及人事管理機構的調查報告。拿出$500萬元的水平,有什麼人可以落入我們的考慮範圍。


打起我們會計師的算盤,給你500萬,你可以做出什麼成績,達成什麼目標,爲會員,爲公會,爲香港會計師界,取得了什麼地位的改善?快過年了,算算賬吧!應該公佈出來,好使會員們知個明白,也好讓我們「學吓嘢」!相信最感興趣的是各種NGO的負責人。年尾商討薪酬調整,開會時拿出丁總的水平,比拼之下人人都會有進賬。


參選的文思怡列出了一張表,描述新晉會計師開業,窮十年時間也只能取得100萬報酬。對於500萬,她可會另有懷抱!


一人一票普選會長,其技術困難非是三言兩語講得清。打擊無牌冒充者,不考慮筆者提出的「在數目字上管理」,也是得個講字。


會方大把錢,年青人創業錢不夠用,可否由會方成立一個基金,平息向年青會員借貸。會方under「放債人條例」領個牌便可以了,也可收息。用他們的執業資格證書作押,也不怕他不還。過去不是有許多家銀行向執業會計師求貸嗎?不用擔保,可借不多於30萬。


把現金回饋會員可能是最不可取。把建議的數字除開會員數目,每人幾千元,「渣」一聲便用去了。把數目留下來,金額較大可作甚多用途。忘了粵語流行曲唱的「一枝竹一紥易折彎,幾枝竹一紥斷折難」了麼?


也有幾個參選者把個人宣傳單張搞成好像搵工之履歷一樣。羅富源、吳錦華、王志榮及黃顯榮都是,只說了擁有何QUALI,擔任過何職,參加了什麼委員會組織等。對將來或是當選後如何發揮欠缺描述,可說是冇前瞻,冇抱負。


文首引述的是毛伯伯詩詞﹤﹤請平樂 蔣桂戰爭﹥﹥的上半部。下半部則是:「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收拾金甌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紅軍當日是打土豪,分田地,以此爲鬧革命的incentive。今天香港會計師却要平分公會的剩餘流動資金,一樣是分田分地。號召會員多出席,多投票,就以此爲incentive了。

新聞聯絡:刊於 信報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YouTube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訂閱資訊

 3582 1111     info@dab.org.hk

© 2020 by the D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