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 設立探訪新生嬰兒家庭計劃

李世榮議員對“正視本港虐待兒童問題、保護兒童權益”議案的立場及看法


2022年5月25日

立法會議員李世榮今日就 “正視本港虐待兒童問題、保護兒童權益”議案提出修訂。李世榮表示,針對去年底保護兒童會旗下童樂居發生嚴重虐兒事件,他總結認為,問題根源在於「人」,包括員工經驗不足,大量人手流失,機構質素衍生問題;員工工作量或壓力與薪酬比例不符,加上執行監管管理層及社署未有盡職,令問題惡化,因此,他呼籲有關部門以及社署正進行檢討兒童住宿照顧服務政策,應率先著手處理包括社署在內的人手資源及質素問題,如何提升前線員工薪酬待遇更是重中之重。


另外,他又指出,香港虐兒個案有逐年上升趨勢,去年新呈報個案高達1367宗,較2020年增加45%;施虐者中,以受害兒童家長佔最多,情況令人憂慮,為此,他在修訂案中強調維繫家庭,支援危機家庭的重要性。


因此,他提出倡議加強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充分發揮現時由衞生署、醫管局、教育局,社署共同協作的現有計劃,透過定期檢查及教育服務,專業人員可向有需要家庭提供適時治療和轉介服務,及早支援高危家庭面對的問題;而探訪新生嬰兒家庭計劃,亦是類似服務,透過較為「主動模式」的家庭探訪,識別一些潛藏高危家庭,李世榮認為防患於未然,才是最有效的防止虐兒,保護兒童最佳辦法。


除了社會應著重維繫健康家庭外,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郭玲麗補充,學校老師長時間接觸學生,如能加強培訓,提升老師相關敏感度,及早覺察有異樣學生並即時跟進,相信可盡早揭發虐兒個案;她又建議學校引入藝術治療,透過學生音樂表達或繪畫作品,來評估他們的情緒變化和心理健康狀況,相信有助了解受虐兒童內心世界。


李世榮今日在 “正視本港虐待兒童問題、保護兒童權益”議案提出修訂,修訂重點包括:


1. 全面檢討現行的照顧兒童服務,包括探討多元照顧模式以配合不同兒童的需要,

2. 檢視及優化兒童福利服務機構的人手編制和工作流程,緩解相關人員的工作壓力;

3. 建議懲處失當機構,把有施虐紀錄的幼兒工作員從註冊中除名;

4. 要求全港所有兒童福利服務機構須設置閉路電視,並保存相關紀錄及加強人手監察;

5. 加強現行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以及派員探訪新生嬰兒家庭,及早識別虐兒風險較高的家庭。


新聞聯絡:立法會議員李世榮 (9797 7393)郭玲麗 (5541 8128)



附件:


李世榮議員對“正視本港虐待兒童問題、保護兒童權益”的修正議案


兒童是社會未來的棟樑,社會應悉心培育他們,讓他們身心健康成長,但回顧近年,香港接連發生多宗駭人聽聞的虐待兒童(‘虐兒’)個案,包括2018年及2019年兩名分別5歲的女童及不足2歲大的女嬰遭虐待致死案件、2020年匡智松嶺第二校宿舍發生嚴重虐兒事件、2021年保姆虐兒案,以及2021年年底童樂居虐兒事件等;根據警方於2021年11月公布的資料,2021年首3季警方共接獲871宗虐待兒童刑事案件,較2020年同期增加近66%,受虐兒童當中18%僅0至5歲,可見上述虐兒事件很大可能只屬冰山一角;特區政府於2021年施政報告中表示,為讓虐兒悲劇不再發生,當局正擬訂立法建議,建立強制舉報虐兒個案的機制,但無可否認現時本港整條保護兒童鏈均出現問題,令兒童在家中、學校、宿舍以至兒童福利服務機構等,均不能受到妥善保護;虐待不但為兒童造成身體傷害,更會影響兒童的心智及人格發展;就此,本會促請特區政府:


(一) 盡早提交強制舉報虐兒個案機制的條例草案予本會審議;


(二) 從速為社會福利人員提供培訓及指引,令業界可符合新訂的法例要求,而在相關法例生效前亦可以最高專業水平提供服務;


(三) 全面檢討受資助的福利服務單位的監管、撥款、審查機制,以確保有關機構達到應有的服務水平;


(四) 全面檢討現行的照顧兒童服務,包括探討多元照顧模式以配合不同兒童的需要,及引入其他照顧服務單位,為有虐兒風險的家庭提供更多選擇;檢視及優化兒童福利服務機構的人手編制和工作流程,緩解相關人員的工作壓力,以降低發生虐兒事件的潛在風險;


(五) 訂立明確的問責機制,以及全面調查政府部門、個別人員及兒童福利服務機構在過往虐兒事件中的責任,禁止管理失當的機構繼續提供照顧兒童服務,以及把有施虐紀錄的幼兒工作員從註冊中除名;


(六) 要求全港所有兒童福利服務機構須設置閉路電視,並保存相關紀錄,當局亦要增加人手抽查當中片段,以加強監察和及早揭發虐兒事件;


(七) 就多個虐兒個案的受害人均有無故缺席課堂及表現異常紀錄,甚至有表面傷痕,詳細研究為何有關虐兒個案未能及早被揭發,以完善防止虐兒措施及相關指引;


(八) 要求所有學校的班主任或輔導人員於每個教學年度需個別與每位學生見面及傾談最少兩次以了解學生的近況,包括他們的心理和身體有否出現較大問題;如懷疑有兒童受虐,校方應立即將個案交予學校社工作進一步跟進;與此同時,當局亦應向學校教師提供處理懷疑虐兒個案的培訓和指引;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