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 MESSAGE]
 
抗戰勝利70周年「戰爭與和平」繪畫比賽得獎名單公佈
你的住區  
請選擇...
×
使用條款

免責聲明

民建聯在本網址所提供的資料只供參考之用。對於與本網址有關連的任何因由所引致的任何損失或損害,民建聯概不負責。民建聯有絕對酌情權隨時刪除、暫時停載或編輯本網址上的各項資料而無須給予任何理由。使用者須負責自行評估本網址所載的各項資料或與本網址有關連的各項資料,並應在根據該等資料行事前,藉參照原本發布的文本以核實該等資料,以及徵詢獨立意見。

 

版權公告

本網頁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所有文本、平面圖像、圖畫、圖片、照片以及數據或其他資料的匯編,均受版權保障,屬民建聯所有,除非預先得到民建聯發出的事先書面許可,否則嚴禁複製、改編、分發、發布或向公眾提供該等版權作品。

×
私隠政策

民建聯一向重視個人資料安全,我們確保所有於民建聯網站www.dab.org.hk及以其他途徑收集所得的個人資料,均按照《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有關條文處理。除非法律許可或有所規定,民建聯不會在未得到你的同意下,透露你的個人資料予第三者。


民建聯會記錄使用者瀏覽本網站的次數,但並不會收集任何足以辨識使用者身分的資料。所收集的瀏覽次數紀錄只會用於製作統計報告及調查電腦系統問題,以助我們改善本網站的服務。民建聯網站的搜尋服務,在提供搜尋結果時,不會收集可識別個人身分的資料。


民建聯會採取適當措施確保資料安全。不過,經過互聯網傳送的訊息不能保證百分之百安全。民建聯會盡力保護你的資料,但不能保證你傳送給我們的資料,或由我們所提供的資料在傳送時的安全。閣下須負起網上傳送資料所引致的風險。民建聯一旦收到你的資料後,我們會盡力保障資料在我們電腦系統内的安全。


《2012年個人資料(私隱)(修訂)條例》已經實施,如果我們的資料庫存有您曾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會繼續使用 閣下的個人資料,透過不同的聯絡方式(如電郵、郵寄、電話或短訊等),向您提供資訊(包括提供貨品、設施或服務訊息等)。


如 閣下不希望收到民建聯的訊息,可隨時透過以下途徑,要求停止收取本聯盟資訊:
1. 電郵至info@dab.org.hk
2. 致電3582 1111聯絡本聯盟
3. 以書面形式郵寄至香港北角英皇道83號聯合出版大廈15樓民建聯收

閣下取消收取資訊的要求,會於我們收到 閣下的通知之日起10個工作天內生效。


如有查詢,請電郵至info@dab.org.hk。


民建聯保留審查、編輯或更改此政策的決定權而毋須預先通知。私隱政策以中文或英文提供。倘若中文版與英文版之間有任何不相符,一概以中文版為準。



二零一三年四月

×
   
會員專區
  會員編號:  
  出生年份:  
     
×

「袋」住先與「待」住先


2015.05.26
香港執業會計師 馮培漳

向晚意不適,驅車看醫生。隨手拿了一本舊雜誌去閱讀,一看原來是97年3月之《九十年代》。此期是鄧小平逝世之特輯。其中李怡有文曰:領導層的四人幫「每天都在空喊教條…想到國家由這些人領導,百姓的命運在這些人手中,不禁悲從中來…」。


移此觀點看香港今日對普選特首的討論,錯估形勢而又騎虎難下者心中已無百姓之念。口叫「真普選」,其實行方案卻寧讓千二人繼續投票決定,也要把近五百萬人「蜑家雞」化。這竟然是口口聲聲爭民主者之奮鬥目標?算不算空喊教條呢?此玩笑真是荒謬得可以也。有人又說若照政府之方案全收,「袋住先」可能會「袋一世」。


那又如何?有袋不袋,寧願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得袋更能體現民主的進展?而且,把幾百萬人排除在外,你有沒有問過這幾百萬人是否願意接受此種安排?


其實「一世」究竟是多久?起碼不是一百年。也不會是由人的出生至離世之數。曾在一些書本上﹝季羨林?﹞見過,說一世人大約等於三十年。當然這是過去人的壽命未有今日之長的一個說法。如從選舉投票的行為來說,十八歲有權投票,三十年後是四十八歲。到時還有沒有興趣去投是一回事,總之為了爭取符合已意的民主,同時也要吸納其他派別中人提出的民主,通過辯論取得共識了,等「一世」也不見得是很離譜的事。


參預爭取香港選舉民主之人,小說也有三十年以上之年資了。聞說深圳改革開放時,不少老左幹部前往參觀,看到資本主義尾巴的重新翹起,大為傷心并說:「艱苦奮鬥三十年,一覺回到解放前」!想不到我們的民主道路,也是離不開此咒。難道三十年來無進展麼?


八十年代之頭幾年,筆者任英國國際會計師公會(AIA)香港分會之義務秘書。除各項事務外,也負責為此會搞點研討會。
當年,劉廼強以艾凡之筆名在《信報》開壇。因感其文章精奇,興趣多面,且與我等之操作範圍多有牽涉,遂發函,邀他為我們主講《孫子兵法》。


第一次與他見面。喝喝咖啡竟然談論了整整一小時多!話題之多,也算罕見。


當時他表示,除了討論香港主權和平回歸之外,對什麼話題都興趣不大了。


說起來,筆者能在《信報》賣文多年,實是全靠劉君之推介。第一篇稿,竟刊於學術味較濃之《信報月刊》之中。
那時劉君主催「匯點」之成立。期內也有介紹筆者出席其活動如研討會等。但從未要求筆者入會。


由那時到現在,三十多年過去了,盼自主有權選特首者仍是望到頸長!以為百年魔怪不再舞翩躚後,可按基本法之條款辦事了。豈料全城又為袋與不袋搞到滿城風雨!

今日之香港,不是人人都是民主派之擁躉,也不是學聯或學民之成員。所以他們很難說是可為其代表。未向他們授過權的香港人,也很難由他們做代表。那麼,他們又憑什麼要人「听佢支笛」?復隨其魔笛之起奏,與籃中鑽出之毒蛇共舞?


再說他們本身也矛盾重重。有發言人說,凡不符合其所提之三個方案者皆屬爛方案,丟之不足惜。如果政府採納A方案,不採納B和C,或是三者都取其部份合成,如此類推,是否也是爛方案?今學聯已是人面全非了,如政府要就其方案與之商討,新班子是否願意承其舊人之衣缽,還是另外再交一份新方案出來,從頭再議?

早前有些大學生不滿梁振英出席學校的學位頒授典禮,以屁股相向作抗議。梁特出任校監不是學生們可左右的。就算換了一個人來也不是學生們可話事的。大學校長以至老師也不是由他們選出來之人擔任的。因而不具他們口口聲聲不可缺少的認受性。若是要為此坐言起行,要為爭取民主不惜犧牲一切的話,應拒絕出席此活動,或抵制接受此證書,或拿出勇氣在取得證書後,隨手把此證書撕個稀巴爛!同時效法《說岳全傳》之《牛皐扯旨》一樣,一邊撕聖旨,一邊大叫「接你娘的鳥旨」!以示與不民主之學校當局劃清界線。誓不與此不民主之標記而廝守終生。然後等到校政符合其理想時,或已經聘得屬其意之人出任校長,又可以其名義簽發證書時,才重新要求取回證書也未遲。

身為幾百萬人的其中一員,早已耗盡耐性無法再等了。「袋住先」也好,「袋一世」也好,總有點東西放在袋中,不至於空空如也。如果放棄了,就變成「待住先」。待字閨中,嫁杏無期。可能真要與王傑一起唱「封鎖我一生…繼續等」!

×

「制度自信」開創光輝普選路


2015.05.13 刊於 文匯報
民建聯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陳克勤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於報章撰文,提出「以制度自信推進有香港特色的普選」。中央政府希望於香港實現普選的真心誠意不容否認。只要我們有「制度自信」,必定能夠走出一條屬於我們的光輝普選路。


張主任強調「制度自信」,目的是要指出,香港市民應該對我們國家及香港「一國兩制」有信心,因為今天的制度不是憑空建構,而是經過多年經歷累積、經過實踐的檢驗而建立起來的。中國人有能力建起一個適合13億人口生活的國家,當然也有能力建立起適合700萬香港市民的普選制度。因此,正如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喬曉陽曾經表示,我們不應該只懂得從西方花園採摘別人的花朵。我們應該培育適合自己土壤的花朵。「普選」二字容易讓人聯想起西方普遍採用的政治制度,但這個不是把外國的制度「全盤照搬」到香港的理由。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發展經驗告訴我們,照抄照搬西方模式無濟於事,只有走自己的道路才可以持續發展。


照搬西方制度失敗太多


不應「全盤照搬」的原因很簡單:失敗的例子太多了。近年的例子如伊拉克、阿富汗、埃及和一些北非國家,它們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之後,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國家混亂,吏治敗壞,人民的生活水平比以往更差。歸根究底,不是那些人民不配有民主,而是他們採用的政治制度不符合他們國家的實際情況。伊拉克有鎮壓什葉派教徒的歷史,因此教派矛盾突出,單純「數票」無法保障少數的遜尼派教徒,最終迫使他們脫離制度而訴諸武力。所以,習近平主席說:「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了才知道」。那些國家之所以陷入現在的困境,正是穿了不合腳的鞋子。


普選方案合憲合法合情合理


香港回歸後,一直保持繁榮安定,又得到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這些都是有利實現普選的基本條件。這些條件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外國人強加於我們頭上的,而是按照香港的實際情況、依照《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決定而產生的。現時,香港就普選所產生的爭議,源於某些人士把問題看得太狹窄。例如:反對派以自己能否「入閘」和「出閘」作為衡量提名委員會是否符合民主,這是從他們的本位去看問題;所涉及的利益,不是國家和香港的利益,而只是香港本地參政團體之間的利益。其實,現時政改方案建議的提名程序,根本看不到有「封殺」反對派的意味。「入閘」只需十分之一、即一百二十名提委推薦,而「出閘」是不記名投票。換言之,「入閘」的要求不高,「出閘」並非不可能。從各個方面看,提名程序合情、合理、合法,而經此程序產生出來的候選人,不僅符合各行各業的期望,也應該符合大多數市民的期望。


香港的實際情況是什麼呢?主要有兩方面:第一,香港不是獨立的政治實體,而是國家不可分離的部分;第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是一個以商業活動為生命的城市。故此,一個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普選制度,必須能夠確保中央與香港有良好的關係,也要確保香港的經濟可持續發展。所以,既然政改方案得到中央及香港社會各界的鼎力支持,以及眾多市民簽名支持,足以證明它是一個好的方案。中央政府希望於香港實現普選的真心誠意不容否認。只要我們有「制度自信」,必定能夠走出一條屬於我們的光輝普選路。

×

市民對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的看法調查

2015.05.25


20150525 01


btn details c

×

新常態下港股投資調查結果新聞稿

2015.05.18

20150518 02

 btn details c




×

港鐵票價優惠調查及對票價機制的看法


2015.05.17

傳媒查詢:民建聯主立法會議員 陳鑑林 (7770 0370)

 
20150512


btn details c

×

「“一帶一路”對香港的影響及兩地合作前景」講座


2015.05.16

傳媒查詢:民建聯主席兼財經事務發言人李慧琼議員  (7770 0820)

20150516 01


民建聯工商事務委員會昨天上午舉辦「“一帶一路”對香港的影響及兩地合作前景」講座,邀得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教授,向與會的民建聯成員介紹中國「一帶一路」發展戰略對香港的影響,以及為香港帶來的經濟發展新機遇。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會後表示,亞投行將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建提供資金支持,民建聯促請特區政府應爭取亞投行在香港設立風險管理的分支辦事處,以發揮香港在金融業方面的獨特優勢;同時,我們亦促請政府設立高層次架構,以促進香港各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民建聯的工商專業委員會將積極推動本港商界開拓「一帶一路」的業務發展機遇。

        張燕生教授在會上詳細闡述了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發展戰略的背景、緣由,以及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中所產生的作用。

        他表示,「一帶一路」透過貫通亞洲、歐洲和非洲的經濟合作走廊,構建「共享發展」的新合作模式,重點發展領域包括:政策溝通、基建、貿易、拓展相互投資、優化產業鏈分工合作、資金融通,還涉及旅遊、青年就業、教育等多方面促進民心相通的合作。

        對於香港應如何迎接「一帶一路」發展戰略所帶來的發展機遇,張教授指出,香港是亞洲各種航運物流企業雲集的地方,擁有全球最繁忙的港口和貨運機場,能夠以自由港的優勢成為連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重要樞紐和全球中高端資源配置中心。同時,香港在基建、金融專業服務,以至各類專業人才上,均擁有競爭優勢及廣泛的合作網絡,因此,香港應積極爭取擔當國家「一帶一路」發展工作中的重要角色,藉此擴大香港服務的範疇與領域,並協助中國進入新的經濟「新常態」。另一方面,香港亦應加大力度,發展創新科技產業,以多元化產業建構香港自身的經濟「新常態」。

×
×
×
×